Xenophobia/陌生

「滾出去!」綁著小馬尾的青年一邊尖叫,一邊逃進臥房,聽著清脆的喀一聲,房門被反鎖。

站在客廳的婦女不好意思地對剛進門的另外一名金髮外國男子點頭,「剛開始都是這樣的。」

男子親切地微笑起來,「沒關係,資料上都有寫,我可以應付的。」

「那就麻煩你了。」婦女鞠躬,接著往臥房移動,在門板上輕輕敲了敲,對著裏頭喊,儘管沒有人能夠肯定,尖叫的青年願意聽他們說話。

「小展,就只有幾個月,等貝媽的女兒生完小孩,我就回來啦。你剛才不是才跟我約好,會跟新的志工當好朋友嗎?」

「叫──他──滾──出──去──」青年又一次尖叫起來,貌似拿起甚麼東西往門板上摔,門重重的抖了下。

「唉,貝媽要走囉,你不出來跟我說再見嗎?」但婦女毫不畏懼,依舊緊靠著門板說話,想要藉此聽聽裡面的動靜,掌握對方的情況。

「叫──他──滾──我不需要別人──」

嘆了口氣,大概也是知道裏頭的人不會在短短一瞬改變態度,婦女搖搖頭,他已經快趕不上火車了,非走不可。

走回玄關,把工作交接給了外國男子,婦女匆忙離去。

看著大門被關上,金髮外國男子換上拖鞋才進入室內。迅速環視了室內,不需要拿出資料對照,他也能和腦中的記憶比對。東西都擺在應該在的位置上,任何地方都一塵不染,是典型的強迫症症狀。

雖然男子人高馬大,但是穿著拖鞋走路卻是無聲無響,走向臥房外,卻不是和婦女剛才一樣舉手敲門,反而靜靜的站在門旁。

就這麼沉靜地站著,直到五分鐘後,家中會報時的時鐘開始響了起來,剛好是中午十二點。

與此同時,金髮男子聽到了門鎖被打開的聲音。眼睛微瞇,他伸出了手,指尖的前方就是門縫。

隨著最後一響報時,門緩緩打開,一等門縫打開至手能夠伸入的寬度,男子立刻將手前伸緊扣門板,然後毫不猶豫的拉開門,原本握著門把的青年差點摔出來,但是金髮男子眼明手快的接住對方。

青年一發現自己被「陌生人」抱住,又要開始尖叫,卻被對方一手摀住嘴,只能發出咽嗚。

「Long time no see, my Chinese dear.」金髮男子溫柔一笑,就著這樣的姿勢,把人重新帶回臥房。

「你滾你滾你滾你滾你滾你滾你給我滾開--」雖然說人一被放到床上就恢復自由,青年還是在第一秒鐘就縮到床的角落,把整個人都埋到了被子裡。

「我又不是別人,小展。」金髮男子顯然就不是華人,但中文講得相當標準。只見他一手搭上了藏著青年的棉被團,又一次柔聲開口,「你先出來,我們再好好講話,好不好?」

「滾--陌生人滾開--」但青年的回答還是要趕人走。

金髮男子嘆了口氣,「小展,我是凡,Van,我們一起在美國生活過,你記得嗎?」

不知道是對哪一個字眼有反應,青年停下了大呼小叫,不過依舊躲在棉被團中不肯出來。

這是個好現象,金髮男子興奮到整個人都要撲上去,壓著棉被團的手心更用力了,「想起來了嗎?我是凡啊!凡!」

良久,青年又開始尖叫。

「滾出去--陌生人--」

 

那一年,資料上寫著強迫症,Van.Flord從醫院那邊接下這個病患後,只是首次在腦中建立起病歷而已。

治療很成功,幾乎是痊癒了,他甚至和這個中國來的寶貝兒陷入熱戀,開始同居。

但是當他又一次埋首於別的病患的治療中,就是一切倒帶的開始。

兩個大男人的房間不會整潔到哪裡去,而Van也不甚在乎,直到某一天回家,發現屋子被打掃乾淨,而小展笑嘻嘻的迎接他回家。

再下一次,他發現自己放鞋子的位置被侷限了。

隔天,洗漱的時間太久,被小展從浴室中拖出去。

最後,他才剛回家,小展就把沾上一點點藥味兒的外套丟進冰水中,無數次反覆搓揉。

於是治療又一次開始。其實這還不算甚麼大事,只不過是小展需要重新開始療程而已,Van也深信自己可以又一次幫助愛人。

但是在某天晚上,他不小心喝醉了,強上了還未完全恢復的小展。

再一次睜眼,中國娃兒失了蹤影。

千方百計才找到對方跑到台灣,他也費了很大的功夫才在這裡落腳,繼續尋找對方。

若要問他是不是為了愛而這麼執著,卻也不見得。

他可能只是見不得自己的病患沒有痊癒。

從擔任志工的婦女那裡接過他的資料,看著上頭新增的症狀,他默默更新腦海中的病歷。

生人強迫症。聽起來,可笑極了。

 

「小展,吃飯了。」知道對方會在十二點準時吃飯,Van眼見對方根本排斥於想起自己,知道不能繼續糾纏,只好暫時先依著對方習慣的作息,把外頭早就準備好的中餐加熱,然後進來呼喚對方。

或許還是害怕對方,就算強迫症逼著小展不得不離開臥房,但看著他用棉被包住自己,表示警戒心還是很重。

Van也不靠近他,只是站在較遠的角落,盯著他進食。

根據手裡的資料顯示,小展沒有任何一種病狀會造成他智力退化或記憶喪失,不斷尖叫也只是自我防衛的一種。但抗拒於想起過往,似乎是新的情況,既然沒有發生過強烈衝擊,那麼就是自我催眠的一種。

難道自己在美國,對小展造成甚麼傷害嗎?

他想不起來,也非常確定自己甚麼都沒做。就算是專心於工作,他還是很照顧對方的。

小展吃東西的速度很快,放下了筷子之後,他又要拖著棉被回到臥房,因為家裡還有一個「陌生人」在。

「小展,要午睡的話,可不可以讓我陪你?」走上前幾步,略停在小展前進的路線上,Van殷切的問著。

可是小展又一次尖叫了。

 

「滾出去--陌生人--」

 

*Xenophobia-名詞-陌生人

 

###

結果斷在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這一篇根本就只是劇情設定交代吧(你還敢說)

這其實也是我想要挑戰的一個題材,但老樣子我懶得打出來(不)

如果有下次,我再繼續寫好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