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倫X薩爾卡多】36.星空

將手中的信紙對摺,裝入了同色的信封袋,仔細地封上蠟後,將其放在掌中端詳著。到底要不要送出去呢?這封邀請函。

猶豫時間之久,順著髮梢滑落的水珠都已於紙上乾涸,出浴後原本暖和的身子開始發冷,才起了身,拿著信封往外頭走去。

順著長廊找到薩爾卡多的臥房,指節輕敲門板,「叩叩叩」三聲,是約定好的暗號。只是不曉得對方現在還願不願意開門回應就是。

佇立許久,眼前的房門沒有絲毫動靜,自己判斷傻站著不是辦法,最終只得退後幾步,將信函往門上一甩、隨即抽出一張牌將之釘住。

微拉攏因為動作而有些敞開的浴袍,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垂下的眼簾看著宅邸廊間的短絨地毯,簡約的花紋此時卻迷亂了眼。如果薩爾卡多不願意打開那封信函,錯過今晚的機會,或許他們便要一直存在著心結。

 

 

刻意不選擇平日慣穿的燕尾長服,僅僅套上一件薄外套,便推開房間窗戶。輕易跳上窗台,微彎著腰、雙手攀住上頭的窗框,背對著夜空,但自己沒有任何恐懼感,一個使力便踩著牆上的突出點,輕易來到了屋頂上。

挺直身子,感受夜風吹拂,立於最高點讓自己能夠輕易看見附近的黑森林中,有熟悉的兩名戰士正在對練。明明已是深夜,還是刀光劍影交錯,在月色下特別明顯。

轉開視線,暗諷自己,連薩爾卡多都搞不定了,何來的心思理會他人。

但下一秒,深植於腦內的責任感,瞬間蓋過一切。引路人,不就該引領所有人到達目的地嗎?而且是不偏袒、毫無偏差的。

閉上雙眼,每一次都是兩種想法在內心交會。一個是隸屬本能的理性,一個是想要自由的感性,自己從來都無法取得平衡--也是因為如此,才會和薩爾卡多在一瞬間的心靈相通後,越行越遠。

感覺到腳下的屋頂有微妙的震動,在睜眼的同時也轉過頭,看著同樣從臥房窗戶攀上來的薩爾卡多。

「夜安,薩爾卡多先生。」刻意用上敬語,不知道是打算提醒自己還是對方,身分、或者距離。

「……會在這種時間提出邀約,只有野蠻人才這樣不講理。」看似高傲的仰著頭,卻看到那人眼底的緊張。

「確實是梅倫欠缺考慮了,非常抱歉。」向對方一個躬身,逃避了視線交會。「只是今晚的星空實在漂亮,想要一邀薩爾卡多先生,共同欣賞。」

因為低著頭,所以看不到對方的第一反應,但是藉著微弱的震動與淺淡的陰影,能夠知道薩爾卡多緩緩往自己走來。

「和你沒甚麼好談的。」

「梅倫並不打算談,只是想和您一同欣賞自然的美景而已。」

「你可以找任何一個人、而不是我這個丟盡顏面的傢伙!」無法確定薩爾卡多是因為哪一個字詞而忽然發怒,但至少算是主動提起了,他們之間的尷尬。

「梅倫從來都不覺得,薩爾卡多先生的舉動是有失儀態。」重新站挺,眼神也終於望向對方。畢竟,這是邀約的目的。

「如果不覺得、就至少用『我』來自稱!否則現在就從我面前消失,骯髒無禮的傢伙。」薩爾卡多低喊著,眼底的緊張仍未褪去。明明知道對方的意思,卻想要刻意扭曲。

一如彼此間的感情。

「『我』知道了。」頭微偏,淡淡勾起笑容,儘管現在的光線不足,自己卻確信薩爾卡多會看到的。「如果這封邀請的答覆是消失。」

左腳離開了原本踏著的平直屋脊,隨意在空氣中找個立足點--當然是不可能有支撐、如此讓身體於半空失去平衡,任意歪斜。直到原地的右腳無法拉回身體重心,整個人便傾倒,宛若失去絲線操控的人偶,不能自己地落下。

吹過耳邊的夜風驟然變響,這是落下的速度而導致,但是自己並不想閉上眼,因為想要好好記住薩爾卡多的表情。

而獨自面對情況驟變的薩爾卡多,並未愣在原地,而是慌忙的甩出藏在機械右肢中的鋼索,左手同時進行操控,終於在落地前將人綑住。

但是因為人體的重量,所以薩爾卡多只能跪倒,腳背勾住屋脊,同時艱辛的慢慢收回鋼索,將人拉起。

自己目睹對方慌亂的瞬間,心底終於有些安心。至少那人嘴上說著在意,還是沒有放棄懦弱的自己。

漸漸靠近屋頂,伸出右手抓住屋簷,示意薩爾卡多停下。在對方破口大罵之前,率先開口,「我並不是故意拒絕你。」

張著嘴卻被打斷,薩爾卡多過了幾秒鐘才找回言語能力,「怎麼可能不是!拒絕就拒絕、為什麼要拉住剛好經過的大小姐?還向對方下跪,說甚麼你的生活容不下愛情!見鬼的該死的野蠻人、你最好不是故意的!」

「星空縱使再閃耀,也會因為氣候變化而隱晦起來;並不是自身的光芒逝去,而是外在的不可抗力。」自己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出了會想要提出邀請的緣由。想要和對方一起仰望星空的理由。

「你愛看的詩集裡,不就是這麼寫著嗎?」

「那又如何?」

「所以,就算我愛你,也無法讓你踏入我的生活。」抓著屋簷的手忽然使力,即使被鋼索限制住動作,還是想藉由這樣的舉動,讓自己更靠近對方一些。

「終有一天,你會離開。而我也有著必須行使的職責與本份。並不是我愛你、你愛我,就能解決所有的阻礙……」稍稍停頓,幾次換氣之後,才能吐出深埋心中的願望。

「但我也想要試試看,去挑戰根本就不能選擇的未來。我不能要求你總是忍著,在那些我必須無私的日子裡……除非,你真的願意去相信,從來都不曾黯淡的光芒、就是我愛你的心情。」

「這才是、我想要邀請你看的星空。」

 

鋼索被收回,而自己也重新坐在屋脊上,懷裡是隱約在啜泣卻始終不讓自己確認的薩爾卡多。

夜風已止,差不多是旭日露面的時刻了。

但是星光從未消失,只是暫時退下。

如此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