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倫→庫勒尼西←薩爾卡多】32.釘書機

※架空、年齡操作有

 

這天伯恩哈德老師又犯頭疼,所以轉轉班由庫勒尼西老師帶課一次。但是今天的教室裡只有兩個小朋友坐在地板上,乖乖玩著玩具。

庫勒尼西看了一下點名單,發現傑多和利恩都請了病假,難怪今天只剩下梅倫和薩爾卡多來上課。雖然平常梅倫和薩爾卡多容易吵架,但是今天看起來玩得很愉快和諧,就讓他們繼續玩吧,庫勒尼西心想。

手裡忙著將園長發下來的通知單釘成小冊子,夾進聯絡簿後讓小朋友今天帶回家,只是數量有點多,還真不知道能不能弄完。庫勒尼西專心致志的釘著,直到有人靠過來,才警覺的抬頭──原來是兩個小朋友正好奇地看著自己。

梅倫今天也穿得像個小紳士,每次見到都想問問他的家長,到底讓一個幼稚園生天天穿燕尾服有何意義;薩爾卡多則是生性害羞,連身帽拉得很低,帽沿幾乎擋去大半臉龐,讓人好奇他到底能不能看到眼前的東西。

「老師,這是甚麼?」梅倫率先發問,往他指的方向一瞧,原來是自己手上的釘書機。

「這個是釘書機,用來把東西固定起來的,像這樣。」庫勒尼西向他們示範用法,隨著穿透紙張清脆的「喀」一聲,兩個小朋友眼睛也跟著一亮。

「……可以玩嗎?」薩爾卡多難得主動開口,但是聲音很小,而且看向庫勒尼西的雙眼還是被帽沿擋住,只能從抓住衣角的手看出他相當緊張。

「薩爾卡多,這不是用來玩的,老師還要用呢。」

聞言,慢了一步的梅倫立刻高高舉起右手,「老師,那我可以幫忙嗎?我想要用釘書機幫忙老師!」

但是庫勒尼西深怕兩個孩子拿去釘自己的手指(忍不住想起上一次傑多偷了釘書機之後,把阿貝爾的上衣通通釘成一團,兩個人又開始滿園你追我跑的景象),只得分別摸了摸兩個人的頭,「老師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們去玩吧。」

「那可不可以在這裡看老師,我會很聽話。」梅倫竟然也不會一再糾纏,關於這一點,庫勒尼西一直都覺得他有種不同於同齡孩子的老成。原本有點失望的薩爾卡多,一聽到梅倫這麼說,也跟著乖乖坐好,顯然也是要陪著自己的樣子。

若只是在旁邊倒無不可,庫勒尼西就這樣讓兩個孩子看著自己,繼續釘通知單的工作。

但和諧的情景沒能維持多久,弗雷特里西老師從教室門口探頭,一看到庫勒尼西便咧嘴一笑,「嘿、尼西,老哥打電話找你,好像是有事要交代。」

明明早上已經和伯恩哈德通過電話,課程事宜也確認了,還真難得對方會有遺漏事項,需要打電話補充的。庫勒尼西放下手中的東西,要兩個孩子不要亂動之後,便匆匆跟著弗雷特里西去辦公室了。

只是當教室只剩下兩個小朋友之後,兩人可愛伶俐的模樣霎時間消失於無影。

先是薩爾卡多用左手唰地將連身帽往後拉下,露出了深色肌膚,右手則是用力地打了梅倫一下,嘴上功夫也毫無剛才害羞的模樣。「野蠻人,你哪裡聽話了。」

梅倫毫不介意自己剛被義肢打中,反而搶先拿走了桌上的釘書機,然後對著薩爾卡多頗有深意的一笑,「我當然聽庫勒尼西老師的話。不如說,要跟我搶老師,你還太嫩了。」

薩爾卡多手一揚,抓著從口袋掏出的尼龍繩,反手扯直他,開始向梅倫步步逼近,「把釘書機交出來,老師也交出來,老師是我的。」

梅倫撇過頭,從小燕尾服的內裡口袋拿出了一張牌,直接砸向對方的臉,恰恰擋住對方的視線,薩爾卡多愣了一下,兩手拍上了黏在臉上的牌,卻怎麼拔也拔不下來。

「哼,我才不把老師讓給你,媽媽說,要出手就一定要贏,而且要讓對方輸到脫褲子。」梅倫將釘書機往對方眼前晃晃,儘管薩爾卡多還忙著將牌扯下來,而且手裡的尼龍繩有越纏越亂的趨勢。

「但是為了讓老師對我有好印象,我不會讓你脫褲子的。我只會這樣……」先是坐上了庫勒尼西的位置,然後快手快腳地釘好幾本通知單,速度一點都不輸給大人,接著他將椅子往後退了一點,然後右手拿好釘書機,湊到了左手掌邊緣肉上。

薩爾卡多終於把黏在臉上的牌拔下來,還有些茫然,就看到梅倫對他得意洋洋的樣子,一個心急,連忙衝上去想要把釘書機搶回來。

但是梅倫動作更快,眼睛一閉就捏著釘書機的前端,朝左掌用力釘下,就算疼到落淚,還是死命的壓著。

這下子薩爾卡多也嚇到了,原本以為梅倫只是要搶功勞,沒想到會故意傷害自己,現下他去搶釘書機是因為真的害怕,害怕對方會受更嚴重的傷。

如果和自己一樣失去了一部份的身體,那該怎麼辦?

梅倫也感覺到薩爾卡多冰冷的右手抓住自己,才終於放開了手中的釘書機,任由對方搶去。沁著淚,看向對方慌亂的樣子,梅倫還是硬扯開了嘴角笑著,「老師是我的,你、別想搶。」

 

「梅倫!薩爾卡多!你們在做甚麼!」庫勒尼西在說完電話之後,快步回到教室,沒想到卻是看到兩個人都擠在自己的座位上,而梅倫的左手掌流著血,薩爾卡多則是背對自己,不知道怎麼了。

薩爾卡多一個心驚,鬆開了抓在手裡的釘書機,匆匆把帽子又戴上之後,退到了一旁,讓庫勒尼西能夠探看梅倫的傷勢。

「不是叫你們不要亂碰嗎?怎麼會釘到手了呢……」雖然也想要責備他們,但是看著薩爾卡多一句話都不吭,平常總是彬彬有禮的梅倫也是眼淚大顆小顆的落,庫勒尼西只能先將怒意壓下。

「唉,我回來再問清楚,薩爾卡多,不要再碰釘書機了;梅倫,我先帶你去找貝琳達擦藥。」再三交代過薩爾卡多之後,庫勒尼西把梅倫抱起,差一點就要往教室外狂奔,好不容易才以快步走的方式離開。

薩爾卡多從剩下不多的視野中看到,梅倫對著自己吐了吐舌,然後就將頭埋到了庫勒尼西的肩頸中,看起來很享受。

又剩下自己一人,薩爾卡多失望地將打結的尼龍繩收起來,再看到留在桌上、還沾著血跡的釘書機,便有些憤怒地拿起來,想要學著梅倫,往自己手上釘一針。

但是不管怎麼使力,釘書機都無法往下壓,薩爾卡多看著自己的手,才想起他釘到了自己的義肢。

 

「可惡的野蠻人,我也想要老師的抱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