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X梅倫】90.年又一年

一年回去一次助手之館是不成文的規定,也是侍僧們之間的默契。回去時間可長可短,歸期不定,往往彼此間不會碰見,一直以來都是如此,明明他們幾乎不會相互連繫。

直到了今年,路德提著輕便行李踏出大門時,差點撞上也要入內的布勞。換下侍者服,只是穿著一套普通西服的布勞看起來就像是普通少年,路德險些將他誤認為新來的戰士。

「第一次碰見呢。」比起梅倫還要來得溫和的笑容,路德在布勞心中確實是較易親近的,布勞放下手中的藤編行李箱,替對方拉開大門,「是啊,好久以來的第一次。」

「別待上太久,大小姐們會很難過不能迎來新的戰力。」順手拍肩,路德開了個小玩笑,換來布勞也勾勾唇角,卻是俏皮得很,「路德才是早點回去,要是讓梅倫有機會趁機搜刮一空,可就虧大了。」

擺擺手,回過頭沒讓對方見著瞬間失去笑容的表情,「他沒這個膽。」

布勞聳聳肩,不多作告別,站在原地目送同事離去,這才踏入邸館,輪到他入住一小段日子。

其實他們每一個人回來時都有不同的目的或任務。布勞曾耳聞梅倫得接下數不盡的任務,執行身為戰士的責任;另外兩位同伴則是在此喘息,因為一年大半時間他們都專心待在聖女大人身邊;路德從來沒透露過,但是每次見他回來後神清氣爽的樣子,大概不是什麼太難過的時光?

至於他本身,就是清理掉這個助手之館所有的「痕跡」。

個人臥房的部分,布勞習慣從另外兩名同事、路德、梅倫這種順序打掃起,沒有刻意去排序,自然而然便如此了。

於他,打掃環境已經是種習慣,甚至稱不上是工作,維護整潔能夠讓聖女之子們更願意上門,好達成原本的職責,布勞覺得這便成了理所當然。

有些慶幸每個侍僧都有良好的生活習慣,三兩下便進展到了最後一間,通常也是最難處理的一間。

剛推開房門,看著散落滿屋的撲克牌、染血衣衫,布勞又一次搖頭。每一年來這裡打掃時,永遠都會看到這副景象,明明平常都相當自律,唯有回到助手之館的房間能見到梅倫偶爾失去耐性後留下的一點痕跡。

但是布勞需要收拾的不只這些。抬腳慢慢跨過一落一落的雜亂,直到在衣櫃前站定,輕輕拉開,不意外裡頭空無一物。

踮起腳尖,努力構著上層櫃子,但是身高不夠,只能徒手往裡頭摸個幾次,卻怎麼樣也摸不到東西。

「唉,越放越裡頭了嗎?」無奈收回手,布勞回頭拉來書桌椅,靈巧爬上後再次往櫃子裡頭一探--啊啦、一封素色封箋靜靜躺在最裡頭。

取走之後,布勞也不急著展開清掃,還挺有興致地直接一屁股坐上椅子,原地拆起信來,從袖口甩出小刀,割開封蠟,儼然一副收件人的模樣,絲毫不在乎這上頭明明沒有寫上任何名字。

從中抽出薄薄一張信紙,上頭的字不多,可是每一次都簡潔有力,蒼勁的字體甚至不像是那個人會擁有的。舉高透著光,布勞今年也很愉快地在銷毀之前,閱讀一個侍僧不該有的秘密。

「可惜今年他也沒有發現囉。」視線掃過每一個字,直至最後都沒有落款,布勞對著空氣低嘆,再次把信紙摺好收入。

然後隨手扔上其中一件衣衫,兩者夾帶在一起,扯開帶來的垃圾袋一併塞入。

曾經布勞也想過,這房間的散亂會不會是某種回答,但是因為看不出任何規律只得作罷。反正就算真看出什麼,布勞也還是得破壞這一切。

年又一年,以此種方式銷毀不該有的痕跡,以此種方式權當為一人遞送給另一人,至少物品與物品間曾短暫相接。

於是信上的單方細訴,成了見不著的遺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