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梅】JOKER

※與襲音閒來無事的接龍(RY)
※路德(襲音)X梅倫(殤渚)

 
「路德,我好像很久沒跟你打賭了?」洗著牌的梅倫忽然提起,也不知道是怎麼產生這個想法的。

「打賭?」路德正閒適的躺在他的貴妃椅上看書,今日客人不多,唯一一位大剌剌的坐在櫃台前。

「記得以前都是賭些小玩意兒,像是今天會有多少客人,或是賣出多少支花。」開始一一將牌面朝下蓋在桌面,梅倫繼續說道,「今天要不要再來賭些什麼?你決定,免得又說我作弊。」

「有嗎?」路德懶洋洋的,拿著本書看沒多愛搭理對方。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他不記得了。

更何況,應該是布勞比較常跟梅倫打賭才是吧?

「這種小打小鬧的賭你當然不記得了,店長大人得記住更多重要的數字。」繼續蓋著牌,諒那人也不會分心看向自己,梅倫也就沒有隱去嘴角的苦澀,「唉,跟你有時候還真難建立對話。好吧,我決定內容,你只要說玩不玩便罷。」

「這語氣聽起來真哀怨。」聽到語氣中的抱怨,路德緩緩闔上書,側過頭看梅倫。「玩吧,反正我也沒事做。」

「說的好像你可憐我。」打趣回話,52張牌也盡數置於桌面,「各指定張牌,然後輪流翻開,先找到對方的牌的人得答應另一人一件事,如何?動動手指就好,不難吧?」

「動手指不難,就怕有人忍不住動手。」路德勾起唇角,提醒梅倫注意手腳。

「跟你玩要是還得動手就沒意思了,那種手段是給戰士。」支頰一笑,攤開手表示自己絕對公正,「黑桃A。」

「方塊四。」

沒有要禮讓人的意思,梅倫首先翻開了最中央的一張,方塊三。

信步走到桌旁抽一張,梅花七。

跟著挑了梅花七隔壁的一張,黑桃K。

移到右端翻開,黑桃五。

「要是你贏了想提些什麼?」為了打破沉悶,又翻開黑桃五下方一張的同時,看著方塊六開口。

「這問題問得好,待我想一想。」路德百無聊賴的陪著玩,手指隨意選牌,至於抽到了要叫梅倫幹麻…….替他整理倉庫三個月嗎?倘若叫對方三個月都不准踏進店來,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翻開,黑桃2。

「可不要再想到之前我就先贏了。」淡笑又開了張方塊K。

「那你想要要求什麼?」看著梅倫自信的模樣,他輕晒一聲,梅花1。

「先說了就不好玩了,要是你因此而反悔,梅倫虧大呢。」扔開新翻出的紅心A,皺眉。

「嗯哼。」再翻,黑桃K。

指尖先碰了碰黑桃K隔壁的位置,但是翻開前又移了手,停在路德正前方的一張牌,「雖然真的想知道會被你叫去做些什麼,不過輸了畢竟難為啊,魔術師的身分會哭的。」一掀、方塊四。

「輸不起的魔術師?」看見自己的牌被找到,路德見梅倫那臉得意,喉頭發出幾聲輕笑,對於輸了這件事不以為意。「那麼,你想要什麼?」

「一份來自路德的保證。」從椅上站起後傾身越過半個桌面,對著路德微笑,「例如,輸不起的魔術師哪一天要是真的失手,你會不會收留我?」

「什麼樣的失手?像布勞一樣不小心『失手』,落得人人喊殺的那種?」那麼他可能直接給一罐毒藥讓對方自盡吧,省得麻煩,

「問這麼清楚,可真不愧是商人腦袋。」也想起另一名同事偶爾的失態,梅倫輕笑,「任何一場賭局之中只要我敗北了,無論如何你都得收留我,這樣可以嗎?」

「這聽起來真像收養流浪貓。」敲敲桌面,路德看向梅倫盤算著什麼的臉,只微微挑眉續道,「只不過這隻貓會先自己想好退路,也夠神奇的了。」

「這麼聰明的貓多值得收留。」拉回身子開始收拾殘局,梅倫沒再瞧著路德,好似接下來的話有多心虛,「所以再來賭一局吧。」

「無妨。」

從容洗牌後再次撲展,但是梅倫仰頭一笑卻是異常燦爛,「Joker,這次我就先說想要指定什麼吧--愛上我,可以嗎?」

路德一聽,瞬間明白梅倫丟了個大考驗給他。

輸了其實無所謂,贏了他也不在乎,挑戰著可能得到什麼,游走於底線邊緣,不斷不斷的試探,或許這才是梅倫要的。

要贏,或是,輸?全在一念之間。

「可以,如果你能抽到我的牌。」路德並沒有抽牌,只是伸手摸上梅倫的臉龐。「只可惜這局是我贏,我的要求就是,你的未來只剩下跟我對賭的選項。」

「『JOKER』。」

 

☆-。-。-。-。-。-☆

印象中這篇有讓阿羊拿去畫短漫ww?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