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特里西X梅倫】58.醉

梅倫最近學會的惡意興趣是看著戰士們醉酒。

宅邸裡收藏的美酒幾乎要成為他的私藏品,畢竟嚴格說起來,這宅子有人的時間還是遠少於孤身守著的時候。所以能夠找著機會灌人酒、看著他們失焦的視線、管不住嘴而傾吐出來的痛苦……多愉悅。

梅倫的身體早就習慣酒精的入侵,幾乎是無法因此而醉茫,更不可能對誰說出一點心聲,於是看著他們與他共處的樣子,是很好玩的。

就像是看著一齣自己曾經演過、卻再不能操持的戲劇。

於是對於弗雷特里西今晚在晚餐後又興致勃勃的想要借走廚房做點甜點時,梅倫毫無意見,甚至好心提議在一旁看著,打個下手。

一切都那樣順利,畢竟是宅邸中廚藝最好的兩位,所以等待甜點出爐前,都能夠有閒情逸致取出紅酒對飲,抓著時間談天。

──於弗雷特里西是談天,於梅倫是蒐集情報。

「所以說,」舉杯輕碰著另一只杯緣,弗雷特里西笑起來總是爽朗的,輕鬆感無時無刻可以渲染周遭之人,連帶著梅倫的客套微笑在私底下也能稍稍自在一些,「梅倫你怎麼總是能找到這麼多好酒?」

應該是因為連隊的背景,根據梅倫自個兒的觀察,弗雷特里西也是慣於飲酒之人,所以很快的被他列入不有趣的名單之中,因為他們彼此總是能歡笑至最後直至道別。

不過對方的健談,偶爾也能補足一些無趣就是。

「你也知道梅倫在這裡已久,一點一點蒐集起來,自然就讓弗雷特里西先生覺得收藏不少了。」抽回杯子,反正都已經與人碰杯。

「但實際上是真的不少不是嗎?」弗雷特里西指了指酒瓶上久遠的可怕的年份,「就我們兩個瓜分它?看不出來侍僧也會有奢侈這套。」

「就像是看不出來弗雷特里西先生是個在晚餐之後,還喜歡自己準備隔天要分送給大家的甜點。」梅倫還以顏色,仍是淺笑。

搔搔臉頰,又啜了口酒,弗雷特里西的苦笑說起來還是有點無奈的,「習慣了,沒辦法。」

「梅倫只得以同樣的話奉還。」不知不覺間杯中已空,梅倫動手再次斟酒,酒瓶被他拿於半空傾斜,滑落下來的紅酒如絲綢般輕薄流暢,「習慣這種品酒方式以及與人對談,所以不管要開多少瓶酒都是值得的。」

「……換做是別人,梅倫也可以與之共飲嗎?」

「當然。」酒瓶歸位,寂靜。

弗雷特里西花了不短的時間才輕嘆口氣,晃著杯中最後一點朱色,「還以為梅倫是只有跟我才會享用美酒……原來不是啊。」

「失望嗎?」

「倒也不是。」再次泛起的笑容一如既往,這也是梅倫總弄不懂弗雷特里西的地方。

那微笑永遠不是嘻皮笑臉,更不是無所謂的,但是要說它自信……似乎又欠缺了一點絕對性的關鍵。

梅倫唯一知道的,是這男人每每如此一笑,沒有人會選擇不相信他。

「從一開始就知道喔,梅倫你總是和大家保持一定距離。不過,像這樣和你在廚房有一點共處的時光,還真的蠻不賴的。」舉起杯,弗雷特里西瞇起眼,繼續訴說著,「反正苦澀可以和酒一起吞下去,就沒差了啦。」

 

果然還該將對方列入不適合飲酒對談的名單。

而且是絕對不適合。

一邊在心中評估,也同時起身,隔著桌輕碰對方的杯子,玻璃的輕匡聲在廚房內迴盪得相當明顯、又或者正確來說,是在心底久久不散。

「真抱歉讓弗雷特里西先生感到苦澀呢,Cheers。」

「彼此彼此囉、梅倫,Cheer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