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X梅倫】30.淚

偷閒時待在商店裡放鬆是侍僧們不明所以的默契,更可笑的是,應當驅逐人的路德卻也接受這種沒有明文的規則,任由他們待著。

要說是為什麼,只能姑且猜測是他覺得其他人太可愛,可愛到無處可去只得流落於金錢交易之處,只是總以交情換取容身之所在,詭異又無法說是平等的交換。

這其中最常出現的是梅倫,再來才是布勞,大概是因為那傢伙連個工作場所都沒有,外頭整片世界都得是他涉足的地方,全看聖女之子打算何處而往,緊緊追隨在後就是了。

於是路德在放下一杯水之後,沒再搭理過現在微微笑著、眼角卻有一抹淚水滑下的梅倫。

笑著而泣,哪裡可憐?

不可憐啊、因為肯定又是他自找了什麼,路德默想。

隨手拿起一瓶密藥,打開之後,倒了少許到梅倫根本沒有碰觸過的杯子之中,看著水裡拉出一條線後接著迅速飄散開,逐漸融入沒有接縫,很快地原本的無色渲染為某種透光後會略顯的淺紫。

「喝不起酒,這個姑且讓你嚐嚐。」拋下一句,算是解釋了行為,重新將玻璃尖蓋緊密,路德開口,「打起精神來,別像個第一次失戀的小夥子,也不想想自己都活過多久。」

「存在,不是活過。」那抹淚擦過刺青,理所當然暈不了任何東西,梅倫整體看起來還是那麼樣親切,「我們從來不是活著,路德。」

「看來還有力氣詭辯就是不要緊了,這杯收回。」反覆無常,可能可以被稱做密藥口味的清水被路德從桌子一端拉向另一端,「那麼如此偉大存在了長遠時間的梅倫,敢問你今天是來這裡當個小丑,讓我看看你滑稽的樣子,是嗎?」

面對於路德的問句,梅倫只是搖頭,早就沿著頸子觸到布料進而吸收的淚無影無蹤,這下子他是真的與平常無異了。

「我只是想告訴你,今天又領著一個戰士回來,大小姐很高興。」

「喔,原來是失寵。」捲起髮尾,嘲笑之意明顯,「真可憐,我是指那位戰士──他肯定沒想過才淪落到此處,就被梅倫盯上,往後辛苦呢。」

「哎,你好愛自我流的曲解我的意思。」梅倫忽然改為眼巴巴的看著沒機會嚐到的杯水,「路德,你說。」

「說什麼?」

「為什麼戰士們一個個來到這裡並且得知能夠再次重生,不是欣喜若狂至少也平靜接受呢?就算詛咒這裡是個鬼地方,他們還是一點都不急著尋死,接下了所有任務呢?」

我笑,因為我是侍僧,我知道他們的結局。

我哭,因為我是戰士,我不知道我的結局。

「……也許,只是因為知道死亡沒有第二次。」終究還是把水杯推回來了。

路德覺得,梅倫真真可憐。

「就像是我們明瞭,活著的機會也沒有第二次。」

推回來,但是尚未結束。

拿起杯子傾倒,讓沿著髮稍滴落的水珠,代替梅倫保留下來的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