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店梅/R】下一步

※心情爆炸差下的產物

※張貼時間不可考總之先填個大概了(爆炸)

盡力張大了嘴以一個可以斂起齒避免直接碰撞的角度,然後含入不該由上頭這張口來品嘗的柱體。舌尖舔壓著前端分泌出的透明苦澀,腥味不怎麼令人舒服可是喉間的反射乾嘔其實會壓過一切。感覺到指尖擦過右頰上沒可能褪去的刺青,死命壓制眼角快要糊了視線的淚,饒是優雅如梅倫也有無法自制的一刻。
對於這些都是生澀的──或者該說,不諳情事是一點,對象是位男性是另外一點,相當熟識這又是最後一點。比起去思考其中道理或者環節哪裡出了問題,或許梅倫現在更該做的是讓泛酸的下顎稍微輕鬆一些,藉著速度不快的吞吐與呼氣配合上摩娑自個兒的速度,梅倫不敢說是竭力但也盡力服侍著。
於是不知所措的就不只一人。
淫靡氣息是兩個男人雖不交纏卻散發著賀爾蒙的交錯,旖旎氣氛不存在於彼此間反而是種純粹的交流。情情愛愛太小家子氣,可是又無法將此番行為當作自然性交。矮床上雙手支撐住明明應當是愜意端坐的姿勢,路德忍不住撇頭,說不是因為緊張還是情欲而泛的薄汗使得銀髮貼上肌膚,遠觀就像是漆上的炫麗花紋,規則難見出端倪所以令人目不轉睛。
梅倫開始細細舔著柱身,有一下沒一下的好像輕搔,不懂沒有關係但是他懂怎麼讓這個器官舒服……這樣說好像太過直截理性,不過嘛這事不就是講一個率性的?
「梅倫、上來。」簡單的命令搭配上一個名字,沉穩的嗓音與外貌極為不搭調,不過梅倫總是樂於聽見對方的呼喚。因為只有侍僧彼此間的出聲會帶上一點同病相憐的真誠。外人感覺不到的是只有同類能夠明白,起身攀附忽略了因為疲累或者情事而痠軟的雙腿,半癱倒著並且順勢帶著路德躺下,說是依偎有些女孩子氣不過偎縮著只是貪戀溫度又能說哪裡錯誤呢?
路德伸手托起對方的臀部將人往上帶一點,方便難得褪去手套的指尖肌膚相親,這雙手比起梅倫是再細緻一些,就算同為戰士他還是少了很多戰鬥機會。
不過他的戰場是另外一種就是後話了。
「你到底在求什麼。」梅倫的笑語隱沒在埋首肩頸之中,一個字搭配上一個吻痕留存像是用盡此番心力在詢問。
「溫暖吧。」好打發性的答案,隨著手指淺探後庭幾個戳次,最後一字落下摻了悶哼在耳邊配合著一點鼻息,路德側頭讓髮與髮貼近,隔絕開彼此正視的機會,「吶、再放鬆一點,不相信我嗎?」
石子落入小池的漣漪或許都較此平靜。
梅倫無法再低的嗤笑蔓延開來帶著路德不知所措之後只得粗暴起來的動作,下一步他們都在努力學著去做。

誰相信誰不是個問題不是個質疑更不是個懸案。
也許激情總是比溫情放蕩卻又曇花一現,夢幻過後的非實感總比始終記著好。

☆-。-。-。-。-。-☆

當時被不少人否定了自家的梅倫所以一瞬間超級挫敗。

不過現在已經想通了(笑)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