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眼鏡犬】請回頭看看我

※取自BE三十命題

※艾伯李斯特X艾依查庫

※無修改版本有點混亂

※聽說本來是七夕賀的…….大概

 

微弱紅光一閃、刻意掩蓋的擊發聲、隨之而來的煙硝味,三者緊密貼合一路順遂幾乎是找不出誰先誰後。

刻意耍帥般的朝槍口吹氣,明明完全起不了冷卻槍管的作用,還是特地花了幾秒鐘如此做為結束信號,這才退開幾步,險險避開流淌而出的黏稠血液。

順著地面上的石板縫四處流散成了填空畫,夜色裡就可惜看得不怎麼清,到了朝陽升起可沒有此時新鮮的大紅色。

眼前腦袋開花的高官已經成了難以辨別容貌的屍體,雖然艾依查庫還能輕易調出他的資料並細數經歷,說明到底是哪裡礙著艾伯李斯特的計畫。不過誰要這麼做呢?現在得先低調退場才是。

低跟靴貼著地面向後又是幾步挪移,確認現場沒有任何可以證明他來過的蹤跡之後,殺人之後的壓抑殺氣才終於歸至平靜,轉過身便隱入暗處並且切進小道。

動手彷彿成了吃飯喝水一樣自然,只不過是多花些時間去做準備,事前事後都異樣謹慎,這些差別同樣的也成了信手拈來的準則,於艾依查庫不是什麼難事。

墨夜裡潛影歸返,甚至連入屋都得從窗子一跳,艾依查庫思忖自己還真像個偷兒,輕鬆自在奪走性命後雖賣不了錢,可是他是自己支付了忠誠。

一個收支不平衡的竊賊,卻甘之如飴。

抓準巡邏士兵交班的時間,逮著空隙就摸入艾伯李斯特的辦公室,輕聲落上鎖並且揚眉咧嘴要笑,見著對方冷目一掃又只得硬生生閉上嘴。

「血味沒清掉。」一開口,直逼艾依查庫。

任務之後儘管心情可以平復,生理上多少還是會相當緊繃,聽得「上司」為難一句,摸摸鼻頭還不是承受下來。

「你太敏感了啦,我這次一滴血都沒被濺到好嗎?」不小心誇大其詞,艾依查庫三步併作兩步上前,原本要隔著桌邀功,卻發現陰影影響了對方在公文上的批改,只好又花了幾秒鐘繞到椅後,彎腰終是摟了摟他的後頸。

「獎勵、獎勵,說好給我的。」盡量保持歡快說著,艾依查庫輕眨單眸等著對方嘉許的眼神。

就一眼,他一定能從中得到很多信仰、勇氣、堅持、目標。

「我說了,沒清掉。」落款,下一件,再閱,「不合格的結果,憑什麼討賞。」

「愛挑毛病,收拾將軍的心愛下屬的難度是五顆星,結果你一句話之後連一眼都不瞧我,我何其無辜可憐。」刻意靠近耳邊感嘆,艾依查庫卻發現艾伯李斯特牽起冷笑,肌肉線條的改變幾乎是不可見。

「現在去處理好一切,或者,希望我動手扔開你?」

「別,我開玩笑的。」哀求好戲劇性,得空還偷偷吻了耳際旁沒勾好的髮絲,香味多熟悉,是他們一起共用的沐浴品。

 

「我自己去吧,反正不完美的結果你應該是一眼都不想看到吧?」

 

☆-。-。-。-。-。-☆

被抗議不可以當七夕賀文的七夕賀文。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