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

閉上眼簾一個後仰,你感覺到鯊魚夾完美地整好髮尾泛黃的長髮,但是它喀得後腦發疼反正就是恰好對準了椅背,你動不得。

外頭陽光說不上明媚大概是白雲或者烏雲片片掩上幾掩,你不會知道──這是廢話,你閉著眼。

再說一次,你閉著眼。

頭罩式耳機同樣發揮最美好的效能,反覆播放的異國歌曲只能往你耳裡去,要讓隔壁同樣忙碌於作業的人完全不曉得你聽些什麼,更不可能知道滿溢胸腔的根本不是詞曲內容。

間歇性敲打鍵盤的節奏跟音樂完全無法搭配,可是你默默讓其有一下沒一下的敲了鍵盤也敲了耳機順便敲了腦子。

頸間肌肉緊繃拉長還未到極致,不過你知道現下要是有誰以指頭輕戳,不必多,碰上的瞬間就換你彈跳起身痛罵殺人啊、這樣很毛骨悚然吶。

大白天的,正確來說是下午三點鐘,你還是閉著眼。

還沒感受完,外頭的解決了還有內裡。很好,血液逆流正往腦門去,你暗自思忖不必慌張反正等會兒回正姿勢最多打幾個轉、暈上那麼一會兒,還是會回歸正常。

腿上的書本快滑下了,你連忙憑空靠著想像抓住精準的位置搶救回來,霧膜讓觸碰的手感永遠嶄新。

而實際上也真是如此,倒下之前你只花了三十分鐘看完前頭八十四頁。

大約是一分鐘三頁,補充。

大抵是什麼都沒有讀進去,再補充。

交錯的雙腿掉換過來,你不忘讓早就彎曲微妙的背脊假象式地有機會調整。

外頭的光亮讓被包覆住的眼珠子仍能見著一片白色,這潔白終歸是腦細胞經由經驗與學習歸納出來的結論,不過你仍是感謝你可以為現下感知到的一切安上一些名詞。

正因為有了這些認知才能歌頌生時的一切。

也因為有了這些認知不得不去歌頌這一切。

 

音樂歇停,你終能視物。

 

天花板是米白色的,角落有些蜘蛛絲飄搖,可能還有幾個小汙點你不確定到底會是什麼。

總之閉上嘴巴是個好選擇,不論是防堵外來生物華麗降落或是杜絕任何的語言災禍。

大概再倒個三小時你可以見到昏黃落陽吧,畢竟是夏末。

最後一次,你閉著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