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特里西X梅倫】87.潛意識

然後在醉酒的邊緣弗雷特里西失手摔了玻璃杯,匡啷一聲壞了原本夜半靜寂。

「瞧不出來容易失控……呢?」語速也隨之減緩,梅倫隔著手套輕觸地面上好幾落玻璃渣子,卻沒有很大的收拾打算,「弗雷特里西先生,還醒著嗎?」
『不醒著要怎麼回答你』類似這樣的嘟嚷含在嘴中,弗雷特里西半睜眸的狹隘視線內只餘桌面上酒瓶子中扭曲的空蕩,也許他根本沒分清問話者是令自己如此失態的原兇。
他當然不會分清,恐怕只有潛意識偶爾作祟才會讓他曉得他將珍貴的機會留予一位不同世界不同立場的非人──如果套用梅倫的說法,是如此。
梅倫真放棄了收拾,站至弗雷特里西的後背接著雙臂穿過對方的胳肢窩下向上一頂便輕易將人帶起,儘管所謂的輕易也費了他不少氣力,可是付出多少都得保證戰士們仍在行進的正軌之上,此番澆愁行為不可取雖然能夠稍微寬容。

『別碰我啊喂』屬於男性的蠻橫脫口而出,梅倫沒放在心上還笑笑說著聽話點,接著半拖行的將人帶離廚房準備送回臥室。

弗雷特里西在碰撞與搖晃之中仰望,索性將所有重量壓在對方身上毫不客氣,咧嘴一笑的燦爛讓梅倫出口提醒之前甚至沒能看清象徵苦痛的額角的疤。

「你就這樣帶我走好不好。」

梅倫思憶起也許引領就是在帶著人走,遠離他們原本可以就此終結的性命與遺憾。

「別說笑了,弗雷特里西先生,請趕緊休息吧?」輕淺的笑容中總是客氣,終於是將人帶回了臥房,簡單安置之後不再解讀對方唇瓣蠕蠕到底想表達什麼。

不管是什麼,都不是適合雙方的結局。

梅倫就此忽略來自心底最深的呼喊,一個感謝對方願意將自己放上心頭位置的情誼。

他想,弗雷特里西還是在酒醒之後多找找其他戰士才好。

 

都需要呢、擺脫潛意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