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倫&聖女之子】熊寶寶

※我家天真爛漫講話卻老是暗藏玄機的大小姐終於回來惹

※毫無CP意味

※啊還是這種的習慣,繼續互嗆(?)吧兩位(?)

 

 

 

慣於聆聽之後能夠得到的並不是他人的秘密。

是自身最真實的想法與反應。

 

「梅倫。」聖女之子拉著小玩具熊從階梯上走下,毛絨絨的填充玩偶一晃一晃打在地面上無聲卻抖得輕快,不若人偶仿真的揉眼動作表明她的疲倦。

大廳的燭火都已滅去,壁爐殘苗中稍稍取藉溫度的正是人偶口中的對象。單人沙發椅上靜靜傾身望著不特定目標,十指交扣起只見指縫處布料的不規則折痕。

他並無回應,沉默如雕像卻仰賴那一點呼吸起伏證實了差別,而這也體現在聖女之子停下腳步後的窒人氛圍。

只有梅倫的吐息能被稱之為存在。

「梅倫,不睡嗎?」輕問,同時把玩具熊硬是塞入手臂、膝蓋、上身圈出的三角範圍,努力填塞的模樣不帶一絲玩笑,聖女之子醒來尋人只不定就只是為了這麼做。

「不睡的話我讓熊熊陪你喔。」如是說,停手。

玩具熊凹折為一半安置於梅倫胸懷間而一顆頭剛好從手臂間冒出,頂在梅倫的下顎下。

頓時為這失言的男人添上幾分親和色彩。。

至此梅倫也算是有了些許反應,打個比方就像是活過來、有感受了,搔癢感陣陣但他避無可避,直到最後也只是鬆開手把玩具熊調回一個正常的姿態再放回懷中。

怎麼說好?這種善待無機物的方式。

憐憫同類嗎?

或許。

「大小姐,我以為你知道梅倫更樂於送你上床安睡。」薄唇似乎總吐不出好話,名為關心也不過是為諷語包上糖衣後還大放送的黏點金箔。

閃閃發亮引人注意,至於是因為喜歡糖果而接受、發現是不可食的陷阱而推拒,那又是另一層面的問題。

總之現下聖女之子的睡眠問題更重要,是該慶幸沒有轉變為討糖吃的孩子的狀態。

所以明亮大眼數次眨眨,眨眨,再眨眨。

「熊熊不會說話嘛,梅倫應該比較喜歡它。就算是我也會說一堆話喔。」

一針見血,所以梅倫把玩具熊再次拎起至眼前,然後隨手拋入不可能完全燒毀物體的殘火中--很好,這下子煤灰全污了奶茶色毛皮而那麼一點細焰是被撲滅無誤。

「睡覺時就不會那麼多話了,大小姐何必擔心梅倫。」微笑像是被人拿了糨糊牢牢按於原地,精心計算過的位置。

「……可是你,幾乎不睡啊?」側首,聖女之子的視界歪斜起來可想而知的這也是某種安排。

「雖然你不說話,但你聽啊。然後換那一群不睡覺的都跑來說給你聽了。」

「或許是這樣沒錯,不過沒辦法呢,我的工作。就像大小姐應該乖乖睡飽,乖乖起床,然後帶著他們繼續努力。」

「就算他們也只是媽咪的熊寶寶?」

「錯了喔。」梅倫大概是想起該怎麼對自己下點指令,伸手把聖女之子拉近後,取代了原先所謂的熊寶寶位置。

「熊寶寶不該說話。」指腹抹過眼瞼。

 

☆-。-。-。-。-。-☆

……嗯。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