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薩】靜靜

※第一次嘗試的寫法

 

薩爾卡多不解的是,梅倫有什麼理由專程來到圖書館,選擇他身邊的為置入坐,然後一個側頭便將重量壓在他的肩上,並且毫無悔意與說明。

他靜靜的來,靜靜的坐,靜靜的躺,最後靜靜的呼吸著。

這顯得薩爾卡多的一時緊張與僵硬更加突顯,可是善於諷刺的對方卻是不發一語。

多數的時間他們都在爭辯,一些小細節上並不是很重要,但是彼此互不相讓以毫無煙硝味的你來我往,每一日每一日都是如此。

這種緘默,這種平和,薩爾卡多發現他並不嚮往,甚至無法習慣。

梅倫,他低吟著,對方卻連吭氣都不願,只餘氣息浮動讓人深信他的存在並非虛實。

累了嗎?這是薩爾卡多有些笨拙的問法,不過他猜不到其他理由能使引路人如此萎靡。

 

不。

 

那麼為什麼裝著一副要死的模樣?這一句忽然尖酸刻薄了些。

 

也許是愛你愛到將死。

 

黝黑的膚色也能透出羞赧之紅,你活該要死啊--薩爾卡多又叨念,不過,我會陪你一起死亡。

 

呵。

伴隨著無聲滑落的淚液,不浸溼布料的程度讓這成了梅倫悄然而逝的差錯。

 

別笑了,振作一點。我可不想讓死人壓在我身上,快走開。

薩爾卡多總算是抽手要挪開那顆沉重的頭,拿取物品一樣卻不會輕率,可是一碰到那頭柔軟的髮絲他又猶豫了。

梅倫對他何嘗不是每一次都充滿包容?嘴上是都不饒人,可是肢體接觸上對方從未讓薩爾卡多真正難堪。

不過都是他自主性的不從容。

所以到底該不該縱容?

 

薩爾卡多。

 

願意起來了?

 

今天,你並沒有馬上推開我呢。

 

這是施捨、施捨!

 

愛情也是施捨嗎?

 

……傻瓜。

 

放下了手,薩爾卡多輕嘆後保持著最初的姿勢。

 

為什麼彼此之間無法讓沉默蔓延,或許是他們都太明白言語後的真實太過感傷。這種短而精確的對話,反而最是難以應對。

梅倫的示弱到底是不是暗示,薩爾卡多其實不太懂。

那傢伙的思維畢竟不是化為文字狀態就能讀透,何況實際上不可能成為文字。

 

我傻,那麼你也很傻吧?

 

對啊,傻透了,傻到讓一個失志的男人靠在肩膀上,重得要死又煩得要死又不多說話,你以為我是路邊的大樹啊隨便你倚靠隨便你路過?

 

說到路過,不如我從現在開始就走去下一棵大樹?你知道引路人擅於查找方向的。

 

最好是。嘟嚷,然後全身的戒備終於放鬆下來。

 

哪裡不是呢、親愛的薩爾卡多?

 

……也許那棵樹需要有個旅人。

 

我以為我是住人,而非間隙過客。

 

不情不願的吞吐著言語,薩爾卡多的語尾之後還是跟著側頭,輕壓在對方的耳側之上。

 

互相倚靠傾倒,這種緊密終於阻絕了毫無意義的對話。

 

梅倫。

 

嗯?

 

施捨愛情的是你。

 

很有意思的見解。

 

你能要求一個失去記憶的人抱持多少感情?

 

我從未要求。

 

所以愛著我致死,聽起來是在責怪我不能還給你同樣重量的感情。

 

你說呢?

 

是因為想清楚了,太累了,所以才在我身邊露出這副沒有用的樣子嗎?

 

或許吧。

 

你真的、很沒道理,也很野蠻。

 

嗯。第一次見面時你也是這麼說。

 

嗯。我記得你好像也說了差不多的話。

 

 

 

靜靜的來,靜靜的坐,靜靜的躺,靜靜的倚靠,靜靜的呼吸著。

靜靜的。

 

☆-。-。-。-。-。-☆

一樣是只貼在噗浪上過~也忘記當時到底是在不開心什麼所以(爆)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