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倫】遺憾

※打完梅布後噗浪上隨筆梅倫

※稍微潤飾

在夢與夢的低迴之間,那才是他所擁有的現實。
非黑即白,為什麼要分得那麼清楚呢?慘灰色的天空掛滿屬於片段記憶裡的殘肢舊夢,如此曖昧的輓歌低頌人們的曲折與憋屈。
遺憾的是、無人能去懂得,即使是再此走過難以計數路程的侍僧,也只敢自稱過路者,並且相當謙遜而卑微的不斷倚賴見不到的路標,才能尋到出口而後重新踏入。
沒有如此反覆,哪來平心靜氣的引領與觀望,人非人的差別興許是體會過了才能模模糊糊說上幾句,最後只是轉身再走,不說嘴。
是可以再問問的,關於地帶上朦朧的一切,不是真相與謊言的差別,想想,這大概只是構築起來的世界。
屬於誰的?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以什麼樣的姿態存在,又懷抱什麼樣的打算生存。
若是渾渾噩噩,活在白的世界裡也是枉然;若是積極進取,活在黑的世界裡一樣自在。
哪裡與哪裡又誰與誰後如何與如何,該捉模的是中立平衡點,即使那樣的界線往往無人可以尋覓。饒是侍僧,也只是心底竊笑後為君指出大概方向,然後不負責任的任由生死。
噢所以起始和終焉的重要性何在呢?
誰問的傻問題,尤其是他一定難得的失態進而捧腹大笑。
當人都無法思憶起自己從何而來,淪落此處更不可能把握消亡的理由,那麼憑什麼去質問此處的灰暗?又要憑什麼去證明自己進退兩難的地位與價值?
繼續走吧、留在原地只是吞噬所有可能性,確定還要仰望那些可笑又無法觸及的過往嗎?未來不過就是反反覆覆實驗這些錯誤,以不同的包裝方式呈現罷了,人性如此直到死亡後也不會懂得的。自身總是最迷惘,所以侍僧們旁觀靜候,確確實實置身事外。
直到哪一天有個長眼兒的戰士,會這麼說上一句:
「你們,又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承認自己所倚賴的道標,活於這個未知的空間,死於周而復始的循環。
不過確實啊--從頭到尾,連侍僧都未曾說出是什麼樣的定義使人徒留在此。
於是所有人都是困獸之鬥,操之在籠外的觀察者。細數每人一一,而後給予名為放任的處置。原地打轉後總會在某一天發現的、這個中斷的路程只是中段。
觀察者所構築出來的,同樣沒有前與後。
他也囚於另一個更大的、遺憾。
☆-。-。-。-。-。-☆
倒是讓我覺得可以考慮去把噗浪上打過的也收過來……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