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布】謊言

※梅倫X布勞

※第二次打這對吧……

 

「我並不期待你會跟著我走。」梅倫笑嘆,執起另一隻著著手套的手,輕啄著布料。然後褪去它,再吻上手背。

一雙上挑的眼透著信任,視線像把利刃也像杯醉酒,刺殺著堅持也麻痺了抉擇。

「我根本就走不了,你又何必說傻話。平常的善辯上哪裡去了?」勾起嘴角,卻嚐到一抹鹹味。好像可以勾勒出這味道是顆圓潤的水珠,滑過舌尖後融為更濃的苦澀,而非原本的輕透無色。

「你又學路德的說話方式了,以為成熟一點就會更周到嗎?」舔著指尖,薄唇離開肌膚時滿意的自手感接收到微弱的顫抖。

「……難道不是嗎?你們不全都奢望著我懂事。正確來說,是我只能懂得這些,而不是和你或路德一樣,有著回歸的天真。」

事實太真,而現實太假--構成了星幽界最殘酷的成分。

死亡為真,而復活為假。

生命已逝,同是世界如此。

「既然知道我天真,那麼同樣的我也不會留下來陪你。」梅倫的微笑裡究竟是不是引誘的果實?就賭收下來的人願不願意嚐一口,吸允著甘甜,眼見著餘下發黃終至腐敗,只因為一次已能滿足一點點的卑微願望。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麼?」抽手,終於願意正視了。

羞紅的耳根,或著燥熱的頰。還有熾而純的情。

全都一點又一點的滲透到梅倫的一句問語,然後逐漸升溫直至蒸發。

絕望。

 

「你怎麼樣抽走我們的記憶,就請同樣抽走你的記憶吧。」

「我對你的舉動都請遺忘,你對我的戀慕也請棄放。」

「布勞。」終於,喚著名字。

因為要帶走名裡的魂魄,和殘敗中微弱的希望。

 

「不會帶你離開,也不會陪你至最後。」

「因為,我會自己走。」

 

來自魔術師的解密,迷幻戲法奪得人心後,往往只是得到落幕後需要賞錢的真實。

可笑的,人們樂於付出,因為欣賞到了力所不及的演出。

無奈的,布勞只能付出,因為他是一個願者上鉤的傻子。

怎麼能求一個找不到立足點的孩子,不聽一個包裝完美的謊。

 

他根本分不清那是不是謊。

因為他所要做的,就是對戰士們訴說謊言。

他的世界,是謊所構成。

要人怎麼不去迷戀原本就屬於他的感覺?

 

「梅倫,希望你別遇到更多和我一樣聽話的人。」苦笑著,拿出了從不缺少的碎片,唯獨掌心上純白色的閃光刺著眼刺著心刺著最後一點力量。

「你終會搞砸的,然後再次回到這裡,再次欺騙我,又再次離去。」碎片沒入體內,布勞終究沒有執著,例如伸手撫摸那張溫和的臉皮。

「再次、謊言,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

 

☆-。-。-。-。-。-☆

各種羞恥(炸)

2013.2.1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