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伯李斯特/生日賀文】痛苦

※艾伯生日賀文

 

他是一個無法說出痛苦二字的男人,直到他掐著咽喉終至嗆咳,才緩緩眨眼泌出淚水但一切藏於反光的鏡片之後。誰也見不到,就能夠謊稱未曾發生過,簡單來說,痛苦一眨眼便成為泡影,然後就會不曾需要表達。
艾伯李斯特手裡仍殘有餘溫,但最後的選擇是執起冰冷的鋼筆,書寫出一串字母所拼湊出來的名字。

艾伯李斯特‧巴爾茲
(痛   苦)

那應是晴明的日子即便帶著刺骨的寒意,身上由軍方配給的毛氈軍大衣還是足以舒心,帝國不必虧待一名大尉。
自己人的內鬥已經夠傷,何苦在生理上也多折騰?所以艾伯李斯特在掃去肩上殘雪後,指使點起壁爐內不應滅卻的餘火。
可屋子仍是凍的。
因為要求無人應付處理於是擱置忽視--寧願繼續受寒了。
這樣獨居的所在反正也心寒,那麼就不差一點扼人的死寂。
艾伯李斯特唯一的同居人跑了。更正,他素來嚴謹不阿,必然要求精確描述,以求絕對勝利。
任何事物上都是,只留有利的策略,排除不穩定的因素,一切皆獻給最崇高的理想。
即使曾經只是悲微的懇願。
引用官方說法,他現在得自己披掛大衣鬆開領帶倒上紅酒卻拿出粗麵包的理由,有一部分是對方臨走前未將糧食帶走,導致艾伯李斯特一嚐艱困任務的乾癟口感。
還有,他遲疑了。
不是懷疑,是遲疑。
這之間的差別就是另一半理由而好了、他現在得去試試有無熱水供盥洗,只因為遲疑後的結論仍然是同居人……走了。
嘲笑吧,艾伯李斯特修正說法的一絲心眼,只是相信著對方還不致於急燥到巴不得脫離他能驅使權力的範圍。
保護傘邊緣太險,一定要亦步亦驅才行,跑動起來就怕摔落深淵,屍骨不存。
混在喉間的嘟嚷不適合艾伯李斯特,但那天之後這是他唯一能提起對方的方式。
都怕多一些氣音要成為紙上的汙垢,蓋去心頭上一些思緒。
總是這樣的,因為沒有明確形體所以最後淬取出來的實在不純,失真之下一再踟躇,這不就是遲疑嗎?
這不就是他簽下暗殺密令後的生活一景嗎?
哆嗦著又無法哭泣,因為得來不易的熱水根本浸濕全身,毛細孔舒展開或許比閉眼流淚更加急切。
已經不知道還有什麼是真正暖熱的。
埋至水面下的細語還未完全,艾伯李斯特吞嚥下鎖喉的熱水,潮流般未止因而嗆咳。
好像是當時的重演。
可是攀住浴池邊的掌沒有熟悉的體溫回擁。
痛苦不過這般吧?
更好一點的例子不是沒有,但他倦了,所以起身前只是摘下不知為何而持續掛在鼻尖上的眼鏡。
朦朧間,最初指派的名字,很難視而不見。

艾依查庫.羅斯帕爾德
(懇               願)

☆-。-。-。-。-。-☆
艾伯寶貝媽咪愛你喔。
能夠知道你的生日真是太好了,有一個慶祝的方式,就能夠將喜愛化做形體。
就像是這篇的艾伯無法把想法具體化所以才會扭曲為痛苦。
生日快樂,曾經失敗但我相信你能把握未來情勢的謀略家。

20130108殤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