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薩】一人觀眾

「看來任何情話聽在你耳裡,結果都是無動於衷、是吧?」梅倫笑著放下手裡的熱毛巾,這確實暖了薩爾卡多仍有溫度的左手,但下一秒蹙眉只因對方用了右手回捏他不安分的臉頰,遏止更多荒唐的言語出口。
「我是不清楚你來的目的是什麼,但如果要服侍我休息,那就好好做,侍僧先生。」薩爾卡多回敬同樣挑釁的笑容,下一秒讓毛巾覆上面孔,靠著熱氣舒緩一整日的疲憊,「有話快說,沒話就走。明知道我今天已經出任務一天,到底還想廢話什麼?」
「哎,梅倫當真不受你歡迎啊。」感嘆。
「請你更正一下,在累得半死的時候還得歡迎你,是野蠻人才有的興致。」抬頭,不屑輕哼。
「所以,梅倫剛才所說的想要為薩爾卡多解除疲勞等等的貼心舉動,是真的不想要嗎?」故意強調彼此的名字,好像這樣才能逼迫對方有所反應,梅倫抽走熱毛巾後單手搭上肩,手套與衣物摩擦並無過大聲響。
畢竟都是不錯的材質,在宅邸裡的物資通常不是匱乏的。
「不想要。不安好心。現在是半夜。」斷句可真謂相當分明,薩爾卡多拍掉對方的手,他還不知道梅倫又想假按摩之名行偷摸之實嗎?
真虧他有臉自稱魔術師,還有戰士偶爾笑稱他是個搏命賭徒--薩爾卡多完全看不出來對方的心機究竟哪裡深不可見。
他只認為這傢伙故弄玄虛,其實也跟宅邸裡所有人沒什麼兩樣。特別當梅倫處於相同的部分失憶情況中,彼此該是公平的。
所以無從接受對方的細語,薩爾卡多當然也不會說出類似的情意。
「有些時候,只有夜深了才能說真話,才敢表明立場。」梅倫並不退縮,既而說出下文,「今天是你外出,可想過哪一天會是梅倫外出呢?」
「現在又是跳哪個話題去了?我真沒看過你哪一天站在大小姐以外的立場。」挑眉,難得沒有兜帽遮掩,薩爾卡多對梅倫毫不吝嗇於諷刺。「出個任務而已,難不成你還會回不來嗎?我還沒看過你吞敗仗呢。」
梅倫這下子倒是挺開懷的笑了出來,如此真實的情緒,伴隨著靈巧手指輕撫薩爾卡多的頰面,「梅倫也是人,哪可能不會失敗?只不過失敗也是表演的一環,不讓你們發現罷了。就像是……特別鍾愛著誰,也不會有第三人知曉一樣。」
「喔。」不打算與人起舞,索性丟出單音,繼續自顧自的褪去外套,「我就是倒霉被你喜歡上,甚至沒有人會發現我倒霉,是這個意思?」
梅倫在薩爾卡多的臂膀少了薄袖遮掩的一瞬,挺巧的接下本應隨意落地的衣物,回歸到原本的侍者從容,「薩爾卡多不喜歡梅倫嗎?」
「喜歡、喜歡、喜歡,夠了沒?」沒好氣,薩爾卡多實在想將人踢出房門外,「你要就送我上床睡覺,要就滾出這裡準備你明天的任務,自己選一個,否則我直接把你吊起來當擺飾。」
「最後一個選項非常不錯,梅倫真心這麼認為。」欠身,微笑仍然不明所以,在薩爾卡多當真出手之前率先退出房間範圍,「只好下一次見面再幫助你消除疲勞了,晚安。」
「莫名其妙,為什麼又回到一開始的話……等等、我的外套!」
但梅倫的身影已經消逝。

徹徹底底。

三天之後,回到宅邸的僅面無表情的聖女之子與另外兩位戰士。
三人隊伍不再齊全……薩爾卡多這才知道,梅倫始終將一切當作一場演出。
他是唯一的觀眾,是的,如此不幸。
看著一場不會結束的演出,失落於不曉得該親手了解或者轉身離開。

哦…….有想要打的時候再把他打完,大約中篇長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