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里斯X阿修羅】賠償、之一

之一

不曾有人計算過日子,因為數起來的動作仿若一種懲處。
星幽界的存在完全是神祕的,比起探討到底是怎麼構築,工程師以外的戰士們多數還是惦記著自己所得到的指示。
『迷網也不要緊,因為你並沒有記憶。等到完整想起過往,重生就是最後的道路。』
過度展現抱負會顯得貪婪,所以跟隨目前這位聖女之子的戰士們,步調慎重加之過多的思考,認真說來實在縛手縛腳。不過誰也說不得什麼,因為最重要的引領者--聖女之子,從未要求他們非履行義務不可。
走過這世界一隅,春來秋去而天晴雨落,沒有什麼特別不同的。並非沒有綠茵飛蝶,儘管更多的是蛛網連綿。可是誰也不曾嫌棄,就算除了新夥伴們之外這世界不存在其他人類。
夢魘般的魔獸或許可畏,但這些都不是戰士們該害怕的。
這樣說來或許旅途扣除打打殺殺之外,會是挺不錯的新生活。至少戰鬥是他們所能控制,而非具體來說在生前總是面對的身不由己。
現在的日子很好--保持這樣的念頭,也叨念著復活的可能性,充分體現人性貪婪與渴望回首的部分,同時不忘珍惜這一些平凡的日子。
座落在大陸角落的宅邸裡,就是這樣收容好一群人們,想著好一些事,過著好一段生活。
初來乍到的戰士們從名為暗房的地方甦醒,對於經歷黑暗後再見光明的人來說,通常不在意所處環境。
只在意--自己是誰。
為什麼開頭總是問著「我是誰」、「你是誰」呢?
因為得不到自我的存在,身處何方又有什麼差別?
布勞悲憫的笑容通常被視為親切,他已無力對自己或他人的命運感到嘲諷,時間磨平他應有的憤怒,於是戰士們懵懂之間全都聽著他說話。
宅邸是暫時的住所,但是在侍僧們打理之下可說是生活無虞,少了在外頭吹風淋雨的可能,就是希望這群戰士能夠輸出更高的戰力。
布勞僅僅講解了環境,接著便是梅倫登場,欠身之後以笑殘忍道出使命。
如前言所述,成了基本宗旨。
而後似乎也差不多該開始冒險了?如果真是如此該有多好,無數次被人如此低嘆,可惜時光奔流著誰也追不著阻不了,只能眼睜睜隨其而去或者淹沒當中。
無力。
他們都當記得這份最真實又難以抗拒的情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