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梅倫R1賀文】我

※恭喜梅倫R1

※歡迎手感回家

※我流設定,推薦《下跪》一文做為前置閱讀,但沒有也無妨

※做為某種自我設定的埋葬

※謝謝讓我認識你,梅倫

 

 

其實他究竟應得的是什麼,誰也不明白,包括他自己。

對於突如其來的消息,他竟只是帶笑欠身,對著抿嘴的聖女之子平緩說出:「梅倫明白了,晚些就將大小姐的決定傳遞出去。」

他將己身事務化為身外之物。

 

會是不願意面對現實嗎?不過,星幽界又豈是現實。

平穩的步履,走廊上寂靜深幽,當真不曉得他會在哪裡停下,能抵達哪裡。說是要傳遞消息,但他要去哪裡生出一個對象傳遞呢?

默默想著,曾經的心急迫使他犯下大忌後,就一直以為所謂的記憶是比碎片還不如,早就化為粉末一般虛幻。

恪守本分,是過去一度失控才換來的絕對。正因為絕望,魔術師空洞的心靈便放棄掙扎。

揭穿手法後就只有令人幻滅的機關。

 

好像那遙遠國度的故事,關於他自身的過去,如此縹緲無光。

 

他沒有停下,在底端選擇迴身,上了樓梯。

他想,他們誰都沒有停下過。人生並不庸碌而是匆匆忙忙,走到了終點卻被通知獲得再次比賽的權利,咬著牙誰都要奮力一搏,殊不知競爭就是競爭,輸贏一度分出勝負,那麼再來一次也不會改變之前的結局。

沒有重來,只有再來。

卻好像誰都不懂,傻子一樣的努力--他總是這樣認為,並且欣羨著,卻也嗤笑著。

他為自己已經不能是當中一員感到悲哀。

結果今天的消息成為天大的賞賜,一種從未夢想過的獎勵,並且,他是不得不選擇的,如此唯一。

一瞬間都要自問,梅倫這名字到底是不是他所配得,還是……他的過去當真結束,而現在的一切皆是假象。

一個扮作魔術師的小丑。

從一開始就是遊戲規則之外的產物,從一開始就不會跟隨這個世界運作,從一開始便活在假象之中。

到底那份記憶是真是假,也許在本質上不容懷疑,但他還是不得不如此質問。

 

「直到現在才告訴我,我能夠擁有這些。」

「那麼,當初又算什麼?」

 

只是想要看一介悠然自得的侍僧崩毀嗎?

還是,唯有這樣的打擊,才可能體會過去的不甘?

他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終於站在天台邊緣,任憑微風促使燕尾服襬飄動。

低念出聲的是一連串的名字,屬於這一代的戰士。

或許還有更久以前所碰過的戰士們,即使失敗也不曾被他遺忘--啊啊是了,總還會有人記住他們,因為他完全有多餘的記憶空間。

 

 

有沒有想過,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炎之聖女扣押著他的記憶呢?

為了,許許多多人。

 

 

並且,他是名列其中的。

 

 

「所以,我到底還在猶豫什麼呢?」

 

 

風向改變了。

張開雙手並且一前一後收起,他向著這個世界欠身,也給他個人一次道歉。

當然還有……

「梅倫,下一次能夠使用碎片的,是你。」

「請坦然面對過去的自己。」

「因為,這就是你。」

 

已經不必要再自稱梅倫了。

額前碎髮掩蔽他帶笑的淚,這是誰也不會知道的祕密,卻又讓人感到欣喜若狂。

終於能夠,抬起胸膛的說:「我就是我。」

縱然身負的責任和工作不會消失,但他能夠對著任何人自稱我。

他有身分,有過去,有希望。

 

「我是梅倫,請多指教。」

 

※※※

手感回家了。將近一年以來終於可以跟著挺胸勇敢說出我很滿意這種話了。

也許整體來說跟之前沒有兩樣,但不知道為什麼,能夠告訴自己,這就是我想寫的。

到底是僅只這篇的奇蹟,還是真正的甩脫低潮,我不知道。

但是至少,我能夠滿意的給梅倫一個交代,就是最好的結局,吧?

謝謝,很多很多。

最後,恭喜梅倫R1。

長達一年八個月的等待,是值得的。

 

20130606 殤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