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古魯瓦爾多X梅倫】喔。

※給梨子

※蠻蠢的

※梅倫R1要素有(請非常徹底不想被捏的人注意)

梅倫坐在床沿,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拍被舖。這讓古魯瓦爾多皺眉不滿,但抱臂半靠床背,倒是沒有制止這樣哄孩子的舉動。

因為侍僧向來很奇怪。

布勞神神秘秘的,將事情都做到完美並且笑臉迎人,反而代表一開始就與眾人拉開距離。

路德整天和花草相處,古魯瓦爾多冷笑,多無趣。

於是笑得表裡不一、擅於戰鬥又偶爾自嘲的梅倫,毫不意外的被他視做唯一能溝通者。

不過一開始他當然沒興趣特別注意他人。直到某個晚上,徒手拎起被割開咽喉的兇兔時,銳利的紅眸與明瞭的褐綠交會,古魯瓦爾多難得主動開口,如源源血流,一同曝在空氣中,突兀也融入。

「要來嗎?」

好像早就預知古魯瓦爾多今夜的行動,輕巧從久候的大石頭上躍下,不過需要晃動就能穩住身體,於是揚起的笑容使得梅倫愜意無比,說出也早就安排好的回答。

「樂意之至。」

接著劈開氣流的長劍、窮追不捨的紙牌,黑王子與侍僧聯手掀起絳色之夜,鐵鏽味如影隨行。

梅倫從來不對古魯瓦爾多的所做所為發表意見,這讓王子相當滿意。

所以他們第一次說到生命或記憶等正事時,那聲「死亡更好」是挺坦然的告訴梅倫。

「跟我不一樣,」一句還一句,梅倫輕笑,「我奢求活著。」

「喔。」古魯瓦爾多兀自回應過往,所以回神後迎上梅倫的些許詫異,他只能再次、「嗯。」

「又想到哪去呢?」梅倫終於停下手中動作,凝望。

「你才是想到哪裡去。」

「我在想,你會不會失望。因為,我是人偶。」

「喔。」

「 我並沒有生死可言,這樣還愛我嗎?」梅倫笑著,看不出情緒。

然後古魯瓦爾多嗤笑,躺下並鑽入被窩。

梅倫收到信號,不多說,靜靜要離開房間,卻又因為問句而凝滯。

「有差別嗎?」

「你不能消失。很好。」

「也不准消失。」

梅倫關上門,兩個人是都該休息了。

可,還是忍不住低語,在這方面他比古魯瓦爾多遜色。他說不出口、無法自主。

「不願意消失,所以不該是人偶吶,王子殿下。」

即使很樂意,就這樣抱著你的屍骨與消散的靈魂,直到我的毀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