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里斯X馬庫斯】熟悉與不熟悉

※練筆

※天啊都是阿襲的錯

※真的頗智障的(?)

 

里斯覺得他現在會汗流不止,和熾熱的太陽恐怕沒有太大關係。而是屋頂上,除了他之外,還有個重達80公斤的馬庫斯,沉默與其並肩。

他真的很想問問,這天氣還穿著盔甲和面具的用意何在?就連布列依斯現在也會在屋內穿著輕鬆簡便,只在戰鬥時換上凜然的衣裝。

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而是在兩人出現在這裡之前,大小姐所言……

『里斯,馬庫斯最近好--奇--怪--』拖長音代表著強調,里斯無奈半蹲看著眼前的小人偶,繼續聽下去,『你去問他到底怎麼了啦?反正、你們都不太說話嘛,一定有話聊。』

既然有了不太說話的前提,那麼究竟要怎麼有話聊,這之間的邏輯實在需要再議,可無論如何,現在不問出點什麼,實在很難和小人偶交待。

輕嘆口氣,雖然已經汗流浹背無可奈何,不過和馬庫斯這樣一同沉默不是難受。

而是很難受。

「馬庫斯,這個……大小姐說你最近很奇怪。」難受的地方在於,里斯向來習慣等對方開口,偏偏這一次不可能是如此。

『?』對方有些僵硬的轉頭,不動聲色--廢話,面具能動可就奇了。

「你……嗯、最近發生什麼事嗎?」一般戰士會出現古怪反應的時機,通常是剛恢復記憶的時候。但顯然的,這距離馬庫斯得到機會使用碎片已經過去好一段時間,那為什麼還有這樣的現象呢?

里斯不得其解,直到馬庫斯終於拿出溝通用的紙筆(大小姐贊助),在上頭書寫下如同印刷般的字跡。

『天氣很好。』

……這根本稱不上回答,里斯按耐住燒掉紙張的衝動。

「既然天氣不錯,那為什麼表現不佳呢?大小姐大概是想知道這個。雖然我跟你不算熟悉,但是想說話的話,我很樂意。」

『錯。』

……敢情哪個字說錯了?里斯皺眉抬頭,迎向打扮萬年如一的對方,「你的意思是,不想和我說嗎?」

『錯。』

「你到底、」連換個方式再問都沒想過,里斯不知道為什麼,與對方無法順利溝通有種焦躁感--好像,不該是這樣。

可是馬庫斯飛快的寫下一些東西,再次舉起筆記本,壓在里斯鼻頭上。他只得退開,然後看到上頭用力過度的墨字。

『我只想和你說。和你。你。里斯。』

『不熟悉、熟悉。你。』

里斯得承認,他看不懂。

數分鐘之後,連汗流都被過度放大的刺人,里斯才終於聽清楚自己心底宛如狂瀾的吶喊。

「你認識我?」

這對每個戰士來說都是重要的。光是倚賴自己恢復的少許記憶、或是與他人互動的感覺,要完全拼湊出過往仍是不可能。這時候,若有他人率先表達,將是很大的助益。

里斯卻是不算特別熱衷於記憶的人,但是無論是誰,都不可能否決那份追求的渴望。

即使一個問句像是投水的石子一去不回頭。

因為馬庫斯不再寫字,沉靜的回望。

「……好吧。」放棄一樣的回答,里斯坐正,但這一次往對方的位置又靠過去了一點,即使天氣真的相當炎熱,如同在火焰中央一般被燒烤著。

卻也一點一滴的,淬煉出相當難得的感情。

「那就再陪你坐一下吧。」

 

FIN.

 

 

後話: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沒幫大小姐問出答案。」兩個人跳回平地後,里斯猛然想起。

馬庫斯再次停頓,一會兒之後寫出來的東西,卻叫里斯真想收回難得的感動。

還有他剛才流出的汗水到底是為了什麼。

『……只是因為薩爾卡多出去太久,我沒有機油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