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水果組】文青28題

※本來是30但我很乾脆得砍成28。

※看完東東的水果無料後腦抽硬撐著精神寫完的,所以內容同樣腦抽

※每篇都只有兩三行,因為本來要硬成名片玩抽抽樂(……)

※都是他與他來代表,所以請自行去代入你所認為的里斯和梅倫

※OK的話,以下(!)

 

前後桌

│他傾身越過無聊的書籍和桌間距離。

但仍然沒有親吻到髮尾。│

 

走廊拐角

│撞散了一地的床單,卻偷來一個深吻。

他們總是這樣突如其來地狂放,難以置信地大膽。│

 

│逆光看見顏色。

逆向看見褪色。

他們都在錯誤的方向走著正確的方向。│

 

車站月台

│這是送別的地方嗎?

大概不是吧。起碼,他的手裡並沒有車票,哪裡也去不了。

而理論上有車票的人,從來都不能賣票。│

 

雨中的紫陽花

│天氣變化使得植物自然生變。

那麼感情是不是也會啪一聲熄滅?

他不喜歡雨,他亦不喜歡雨。│

 

圖書館窗邊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如果你的目的是閱讀的話。」

所以他只好讀讀他臉上的所有表情了。│

 

素描簿

│「我不會畫畫。」

「我想也是。」別燒掉本子就不賴了。│

 

碎花窗簾

│「其實米色的不錯。」嘴角抽蓄。

「等你不會燒掉房間才有資格挑。」嘴角完美。│

 

蟲鳴

│「啊啊……」

在夜半都有聲音持續迴盪,不論裡或外。│

 

落葉與花園長椅

│如果燒起來並拿做烤農作物的燃料該有多好呢?

結果伸長的腳被踢了一下。而椅板上的手反被摸了一下。│

 

空無一人的房間

│「怎麼會有這種閒置空間呢?」

想不起來,只知道這裡好燠熱。│

 

情書

│「    。」

「    。」

距離最後一次見面第三百六十五天,你想說什麼話?│

 

信箱的底層

│好像夾著一張紙。

他卻看不懂,單純的文字。

椎心之痛比較容易弄懂│

 

溶解在深海

│咕嚕咕嚕。

呼吸不到空氣,卻也放棄掙扎。

反正死後只要一個伸手就會有人回應。

他心安理得地這樣想。

卻忘記這是第一次輪迴才有的福利。

而他為了一個人,已經輪迴第一千三百一十四次了。│

 

雙向單戀

│早起準備晨跑時,記得繞道至廚房。

晚睡準備夜巡時,記得繞道至臥房。│

 

目光中沉澱星辰

│「很漂亮的眼睛。」深海之藍。

「哦……你的也不賴?」結果是彆扭的回答。│

 

指尖飄雪

│結束戰鬥後,他難得凝視。「其實……蠻像的。」

「血花很像雪花。」當然,烈焰收滅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轉瞬即拭這點。│

 

消逝於青空

│只要閉上眼就可以了。

看不見,就可以了。│

 

飛鳥的軌跡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是這樣說的嗎?」

「沒錯。用在你身上特別合適呢。」

無色透明的路徑,睜眼說著瞎話。

他卻還是帶著他繼續走下去,反正那是後人才有資格去描繪的軌跡。│

 

玻璃製品

│他搔搔臉,單掌捧著而非刻意保護,「我其實不太喜歡這種東西。」

下場不是被燒壞就是打碎,而往往都是不經意的。

他害怕需要被保護的物品。所以總是在保護。│

 

櫻花撲滿的坡道

│如夢境般的美麗斜坡,他第一次知道引路人可以這麼浪漫。│

 

星空

│如星點般的細吻,他第一次知道王牌可以這麼縝密。│

 

逆光

│會流淚一定是因為太過刺痛了。

因為離開而散發出的光芒,真的、真的、真的……太刺痛了。│

 

樹蔭下的細碎光點

│「里斯。」

「嗯?」

「……真傻。」

錯過了在陰影錯落間互相呼喚的機會,光陰如隙且永不可見,所以放棄再次呼喚。│

 

你髮間的落花

│「你頭髮上的……?」

「閉嘴。」│

 

海潮與沙灘與鷗鳴

│「星幽界有這種地方?」

「如果你願意跟我出去走走的話,或許。」│

 

你的背影

│「你別走這麼快行不行?」但他明明能夠輕鬆跟上,也真的是跟上了。

「是你不要這麼不願意前進才對。」他那方也很無奈,總是被人瞧著背影而非瞧誰的背影。│

 

│謳歌著生命。頌咏著死亡。

Ace and Joker Spade and Hear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