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伯李斯特單人】未知。

※某種紀念

※或許和某篇艾依單人都存在著某種不可言說的遺憾吧

※謝謝你,艾伯李斯特。

 

 

 

縱是初戀,到了盡頭也一樣緬懷在心。

 

 

艾伯李斯特越是深入森林,越是發現不對勁。這條常規道路有些詭譎,但就算拿現在是深夜做為藉口也太不合理,艾伯李斯特確信幾個岔路的方向都不一樣了。

例如,前方可以往東方走的小徑消失了,艾伯李斯特選擇偏北的方向盡可能不要走失,但是這回應該可以回到正道上的岔路,他竟然找不著。

難不成他根本一開始就找錯方向?這不可能啊。

艾伯李斯特輕推鼻梁上的眼鏡,對於自己的有機率判斷錯誤,抱持著不可置信的心情。不過,既然發生了,那麼即時修正就是唯一的方式。

將劍收回劍鞘,撥弄前方草叢打算自闢路徑,這個時間點就連魔獸都休憩著,他其實並不擔心會驚動起更多戰鬥。

於是唏唰的撥弄聲、蟲鳴不斷,眼前月光所壟照的大地卻是越來越晦暗,艾伯李斯特知道他超出原本預期的時間,一切都將越來越不利。

而他的任務目標匍匐在暗處,伺機而動。

他並不慌張,甚至是仍不後悔自己做出單人任務這種決定,一切都是他自己應該要承擔的。

何況,這次出門是有所打算的,遲些回去說不定也是件好事。

起碼,眼前逐漸趨黑的景色,愈發像是內心荒蕪的踟躕。

直到此刻他仍不知曉,該如何處理過去在星幽界的一年七個月,以及未來在星幽界與現世的立場。

艾伯李斯特再次拔劍,劍尖斜指地面,無聲無息劃破空氣、而後劍身豎起防在身前。

他在捍衛自己最後的理想。

 

艾伯李斯特正在抉擇,是獨行過去或者把握新的緣分。

 

其實說來也有點尷尬,畢竟此時此刻他意識到不論是哪一場構築起來的夢境,都淪做他的理想而當中是沒有艾依查庫的。

他們之間說過嗨,卻再沒說過掰掰。

艾伯李斯特並不願意排除對方,那是最為強力的盟友,義無反顧的朋友。

可是如果拉了對方一把,勢必就是將身邊此刻最在意的人推回原本的黑暗深淵。

他不知所措,但表面上從容無比。

一瞬間吹起的夏日涼風讓他想到某個女人,貝琳達,說不定願意替他接收古魯瓦爾多,然後這將是他選擇積極重返現世的最佳助力。

看,很簡單吧?

排除古魯瓦爾多、帶走艾依查庫、奪回記憶取得力量、返回現世排除一切障礙,重生的艾伯李斯特的未來將是一片光明璀璨。

不需要艾伯李斯特精密的頭腦,只要矮人學會加減法,也會知道這個選擇是多麼美好、簡單。

可,最擅長利益得失的他,就是做不到。

說出去不知道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偏偏星幽界眾人記得艾伯李斯特的不多也不少--艾伯李斯特現在所堅持的道路是這樣的。

放生艾依查庫任他自主、打敗貝琳達以防對方覬覦古魯瓦爾多、重返現世取得最高地位、接著幫助古魯瓦爾多獲取他所期望的一切。

愚蠢的點在哪裡呢?

就是他已經忘記這一切的起點,只是想要和艾依查庫一起回家。

所以艾伯李斯特如墜迷霧,和此刻迷失方向不見光一樣,徬徨卻不會無助。

他總歸是得走出去的,只是想不透而已。

沒有月光,劍上自然也沒有亮晃晃的反光,艾伯李斯特知道他此刻看不到自身的表情。

但是看不到,也好吧?

 

終於發現自己已經喪失對遺憾的執著,也許永遠都走不出此地、被炎之聖女放棄的絕望。

那種表情,肯定,很難看。

 

難看到他只能舉步,懷著不得而知的決定,邁向未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