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依查庫單人】艾依查庫‧羅斯帕爾德

※艾依查庫R5祭文

※R5內容有捏!請特別注意

※無CP

※到底為什麼你願意這樣犧牲奉獻呢?也許你不承認,但其實一直以來你都是這樣的。

※辛苦了,謝謝你,艾依查庫。

艾依查庫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夕陽西下自不必說,仿若金箔所鋪成的道路,艾依查庫走得堅定,畢竟他在此處已經定居數年。

遠離斐都、甚至遠離帝國的一個小鄉村,排外的程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金髮與單隻碧眼的組合,讓艾依查庫一開始連個安身的地方都沒有。不過他的工作態度勤勉,所以在數次替村民逼退來襲的盜賊後,他也終於被接納。

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位退役軍人,平常會嘻嘻哈哈說笑,甚至蠻不客氣的調侃,可是一旦嚴肅起來,舉劍的氣勢就能嚇退來犯的犯罪集團。

他們都說,他肯定有過很高的地位。

艾依查庫對此流言哈哈大笑,在秋收後的歸途上,險些從滿載著稻草的馬車上摔下來。

「開玩笑、我不過是別人的部下!不然怎麼可能來到這裡啊。」豪邁的拍拍屁股底下刺手的乾草,咧嘴的笑容在背光中顯得特別燦爛。

於是村民們更喜歡直爽的他了。

工作一整天之後自然是疲累的,這些可不輸軍務和訓練,艾依查庫將工具扔在角落,一邊甩著手臂放鬆。

但是他還不能休息,要是不自己動手準備晚餐,就只能餓肚子。

他當然不在乎這一點勞動,其實從頭到尾他的人生多半都在自我約束中度過。不管是做為富家少爺的僕從、在連隊中沒什麼地位的訓練生、帝國軍中奇蹟一般的獨眼軍人。

嘿,他可是一直都很努力,才能活到現在。

艾依查庫來到小小的廚房中,他必須半貓著身子才能料理食物。彆手彆腳得準備著,但是相當快速且熟練,畢竟只需要一人份,哪裡會花時間呢?

廚房有個小窗子,艾依查庫在等濃湯滾燙之前,瞥了一眼外頭的天色,他才回來沒有多久,已經完全暗下來、進入深夜了。

第一顆星早早就升起,逐漸能見到越來越多繁星似錦。

艾依查庫漠然,他對此並不會不習慣,也沒有任何特別的感受。

不過是孤單罷了。

晚餐後他滿足地撫著小腹,依然精實地不可思議,可見艾依查庫其實從未懈怠過。

這並不奇怪,畢竟他只是有點品行不端正,可不是鍛鍊不認真。

他開始想著今天晚上已經沒什麼節目了,簡單來說,洗澡之後就寢就是這個村落的所有--所以外頭,肯定是燈火稀疏且逐漸湮滅吧。

這樣整齊的規律,艾依查庫喜歡。

沒什麼目標的人生聽起來相當怠惰,不過他所求的就是這樣的日子。說起來,如果不是曾經有過渦的汙染,本來就沒有多少人需要拾起武器戰鬥。

或許勾心鬥角是人性、不會消失,但是生與死將不是那麼地讓人感到悲苦。

思及此,艾依查庫站起身。

「睡覺吧。」嘴上這樣說,但他還是往浴室走去。

一個人的屋子一個人的床,遠比剛剛好還要來得狹小,這樣的空間是現在的艾依查庫委身的地方。

煤油燈早就被熄滅,他恍惚想起帝國的生活品質實在好太多,有電力與機械的存在,和其他很多地方是不一樣的。不過那又怎麼樣呢?反正等等睡著也用不著這些不是嗎?

心安理得地摘下眼罩,這玩意兒直到現在還帶著,只是避免那些純樸的村民又對自己產生畏懼罷了,艾依查庫每每將它塞到一旁時,老是提醒自己。

因為這樣的思維代表著,他能夠獨立思考、下判斷、做決定且執行到底。

聽起來有點可笑,可是他曾經將這些交出去,讓他人來替他掌控。當然不是實質意義上的,其實說穿了不就是信任嗎--因為相信,所以對方更精明的腦袋研判好方案,他自己聽著不錯於是就跟著幹了。

所以現在,艾依查庫時不時還是會告訴自己:艾依查庫,你以為你是他啊?快動腦袋!

閉著眼睛嗤笑,枕頭上有著暖陽的味道,他昨天才拿去曬過,持續到現在還有被包圍的感覺,這樣睡起來特別舒服。

艾依查庫逐漸入睡。

他以為,自己這輩子不可能再哭得跟孩子一樣淒冽。

好吧,應該說,生前最後一次嚎啕奔放地讓情緒宣洩,隨著血泊與逐漸淡去的心跳呼吸意識等等,艾依查庫在想起後感到可笑,卻發現自己又一次如此了。

第二次的3398年,同樣的火車站,同樣的時間點,他放聲大哭,而懷裡只有單薄的行李,他將一切都遺留在原位如同第一次那般。

從星幽界回到現世時,時間點恰是3389年,年少的身體裝著老成的靈魂,艾依查庫感到詫異,不過隨即在交戰四起的環境裡弄清楚狀況--上一次都悽慘成那樣了,要是在最後的時間點回來,又能改變什麼呢?

不過還有件事,讓他差點對空怒吼,「去你的老骨頭,怎麼只有我回來!」

身邊的人,竟然和記憶中如出一轍,換言之就是從未到過星幽界、甚至不知道未來走向的盟友。

艾依查庫心裡很茫然,但心態畢竟是成熟的,所以硬著頭皮先讓一切照著清晰無比的記憶走,再慢慢琢磨。

後來他在帝國裡頭見過貝琳達、遠遠地瞥見禁衛軍,也閃避過一次來捉拿他們的審判官。

足足五年的時間,艾依查庫終於懂了。

在星幽界獲得重生的人們,應該是真的都再次復活了。只是……好像不在同一個時空啊?

例如,長期與他並肩戰鬥的男人,就不是那個曾經被他緊緊抱在懷裡的男人。

而且當時相聚的眾人,本來就來自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國家,所以像這樣回到各自相應的時空也是可以做到的嗎?不會發生矛盾嗎?

艾依查庫苦思許久,他不是笨蛋,當然也想過假使所有人都待在同一個世界,那問題可大了。例如最早期的連隊要是在討伐眼的任務中成功,那又哪來艾依查庫這一生的經歷呢?

總之想到最後,他決定不再想了。反正不管結果是什麼,得利的都是他口中的老骨頭--炎之聖女。

於是這幾年也這樣過來,他靠著一己之力硬是修正原本的軌跡,讓一切不再悲劇重演,所以最後親眼見到對方登上權力的最高點,艾依查庫毫不意外。

笑話,要是沒見到,可不是再回去星幽界一次啊?

可是他只能一個人站在宿舍房間中,自己吐槽自己,而手上拎著行李。

從這裡開始與過去又些微疊合,但很快就不會是了。

艾依查庫請了假,悄悄溜走,頭也不回地。

因為這次他還是跟對方起衝突,真正分道揚鑣。他確實盡了最大的努力支持對方,可是個性急躁導致清楚結局的艾依查庫,往往在解釋不清楚的情況下,還是硬要對方做出其他選擇或方案。

好在信任不是艾依查庫的一廂情願,在無數次爭執後,對方還是一點點、一點點走向成功的道路。

來到3398年,同樣遇伏、受傷。這一回是來自統治派的威脅,現在的情況早就和上一世大不相同,什麼柯斯托特啊、老早被掀翻,帝國的制度大不一樣了,雖然社會民心都很浮動,但只要不是走回老路,怎樣都好呢,艾依查庫當時是這麼想的。

只是,當他從病房隔壁的房間走出,見著皇妃艾莉絲泰莉雅離去,艾依查庫赫然驚覺,還是有些事情是一樣的。

就是不管輪迴幾世,他將一切奉獻,而自己什麼都不是。

最後他在火車站的宣洩之舉,到頭來其實和上一世是一樣的。

記憶中的人,早就死了。

死得透徹,乾乾淨淨,遠在不知道多少年前的那天。

艾依查庫卻從來沒有死去。

因為即使竄改人生與記憶,他的準則仍是一模一樣的,就算再次與對方有了不同的理念與矛盾,他還是一句「掰啦」,就頭也不回地離開。

最終他揹著盟友一次已死的人生、盟友一次成功的人生、還有自己兩次都愚蠢得可憐卻義無反顧的人生,搭上火車,在座位上閉眼睡去。

今天的太陽依舊升起,艾依查庫出門工作時打著呵欠,因為是大清早所以還不至於被光線刺得睜不開眼。

與其他來往的村民打個招呼,現在的生活簡單,勉強算是充實,唯一的缺點只是隻身一人。

艾依查庫沒有抱怨,反正他是繼續走在路上,筆直地。

『如果能夠跨越死亡的話,就賭上自己沒用的一切,換艾伯李斯特滿意的人生吧。』

石塊迸裂砸落時,說不定曾經這樣想過。

所以他仍然是艾依查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