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艾伯李斯特X古魯瓦爾多】似夢非夢

※給梨子的生日賀文!

※封筆狀態中所以有點不知所云

※重生後

 

 

 

眼見相遇時,古魯瓦爾多的反應僅僅是瞠大了眼,血眸流轉是比礦物要來得活躍許多也珍貴許多。他活著,所以他能用雙眼記住此時此刻。他曾經是多麼不屑以及不以為意,根本不在乎這世上萬物因為無人能懂,甚至是被這世上萬物逼迫到無處可逃,心成碎片而眾人碾壓。

他試過睥睨一切,但那種心態又如何長久。

於是這一次重新來過,他在他的王國裡尚未得到真正穩固的地位,可是他終於能夠安眠,只因為夢裡能夠與誰相見。

在高塔上,禦寒的黑色斗篷一襲即地,他不嫌礙事,任其包裹住一身。縮於陰影之處他幾乎要融入光影徹底成了一縷輕煙,曾經何其渴望但現在他能夠肯定,說不定見到的傢伙才是真正的一消鬼魂。

「艾伯李斯特,你在這裡做什麼?」古魯瓦爾多意外地率先開口,在他真正在意時,他確實有這樣的能耐先問了再說,而不是緊緊閉上嘴任由愚蠢的人類搬演鬧劇。

可,立於銀月灑落化為光束之處,男人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凝視著,這讓古魯瓦爾多懷疑,反光的鏡片之後是不是真存在著靈智。

兩人之間所處的國家不只是立場對立,地理位置也同樣橫跨陸地、各居一方。他沒有傻笨到去追尋,但也沒有自做聰明到斷了一切連繫。

這一次對方想死,也得是死在他的手上,古魯瓦爾多在離開前曾經這樣宣告過。男人給予的回應是大笑之後邁步,說他這樣輕言實在是太過幼稚,應該要更正為要死就是死在彼此懷裡。

多麼不可置信啊這在一個求勝為上的男人口中滾動後吐出,不帶血色的俐落,古魯瓦爾多發現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弄懂過這人。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他坦白了自己是愛著的。因為不懂,所以愛著。

雙方凝滯的時間不長,很快地原本不應該出現的人緩緩舉起右手,一把劍筆直被舉起直到劍尖如針幾乎要穿入古魯瓦爾多心底--這話不算假,至少古魯瓦爾多確實是看到自己的胸膛被穿過,他卻毫無痛楚的。

這說明了什麼?

「要嘲笑就乾脆一點,這樣的比喻太過愚蠢。」未來的一國之君乾脆地批評起來,可是彼方消失了,宛如逃跑一樣。

接著古魯瓦爾多知道他只是又一次墜入夢中而已。

因為那男人不可能永遠在他身邊,誰叫他是艾伯李斯特。

 

 

明知道那是夢但仍然恍惚一場,迷濛的眼卻不是渙散的精神,至少聽見下僕通報密探來訪時,仍能頷首同意。反正早沒有清夢可擾,那麼再多一人來到寢室,又談何困擾。

接過一封米白色的信箋,打發掉對方後古魯瓦爾多披上了絳紫相接的外袍,摸索出拆信刀時斜入紙縫,忍不住想著這多像是割裂開誰的心臟。

若是如此,那對方又是想著什麼樣的感覺,去上臘封緘呢?

古魯瓦爾多不清楚,但他會試著去形容。那可能是一種保護,先將心臟高高捧起,再等著他親手摔落。

於是倒著看信也無傷大雅,他從最後一行看起。

畢竟在乎的總是在後頭不是嗎?像是離別前才真正確信,他到底有多在乎那男人。

然後隱隱勾起的嘴角是他所擁有的最幸福的表情。

 

「生日快樂嗎?艾伯李斯特啊……」

 

這已是噩夢中的美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