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道路

※寫給梅倫補給里斯

※謝謝,再見

 

 

 
梅倫想不起來是從哪裡出發。
越走、越遠,好像行走是天生的執著,雙腿不斷交錯成為前行的動力。路邊的青青綠草逐漸雜亂叢生,最後漫地荒郊,而後凍土連綿,冰雪蓋地。再之後就是一片黑暗了,只有點點金光鋪做指引,一步又一步踩在上頭,繼續這樣的行為。
他並不覺得累。不過還是摘下頭頂上的禮帽,隨手收起後,雙手背在後頭,一副愜意逛著的姿態。反正沒有起點與終點,他忽覺自己的一輩子就是這樣了。
甚至連一輩子這玩意兒不屬於他,也忘了。
直到前方出現交叉路口,這才讓那雙一路叩叩作響的皮鞋主人停下,如匪石不轉那般定格,實則思考極深宛如將一切價值觀皆刨挖出來。梅倫雖是賭徒,但清楚掌握了命運流向,真要說他「賭」上什麼,那也不盡然。所以在此時選擇往左或往右,並不是猜測。他是有十足把握的。
於是迴身,一把椅子上坐著一個男人,把玩手裡的火焰,一點都不意外梅倫會在此時回頭。而且本意不是為了離開,是真真切切知道,里斯就在那裡等著。
「你好,里斯先生。」梅倫欠身是一如既往,既沒說是好久不見,也沒帶上時間性的問候。他一直很明白該怎麼保持得宜,這是值得自豪的優點。
卻有太多人厭惡他這一點。
「呦。」里斯的招呼就簡單多了,「呃,你也不知道選哪條路?」
「梅倫是知道的。但是身為引路人,里斯先生又停在這裡,梅倫哪能不管呢?」失笑,卻沒有走近。只是說說話,這樣的距離剛好。
里斯滅去手裡火光,卻仍能用雙眼看見彼此。「我又不是故意等在這。」喏喏回答,不若男人以往。
對此,梅倫並不意外。說來對方肯定是許久沒再用過言語,何況當初遠走即是因為聖女之子對他的失衡感到不滿。
戰士是可以洗牌重來的,所以梅倫目送里斯離開,也未曾放在心上。
畢竟藏在身後捏緊的拳頭,才是他真正在意的部分──侍僧不同於戰士,沒有重新的機會。他卻得同列其中,做更多的事,而後得不到回報。
梅倫向來桀驁不馴,只是全都內斂起來,如凍在冰中的一把利刃,除非憤怒的燥熱化出刀尖,才有可能殺傷周遭所有。
這是轉瞬間想起的事,梅倫堆滿笑容的臉越來越僵化,「既然梅倫也到這裡了,不如里斯先生就一塊兒走?我會在前方,不怕迷失。」
里斯的笑滿是無奈。「會來到星幽界,某方面不就已經是迷失的人嗎?這是你說的,嗯,其實蠻難懂的。」
「不要緊,我們也知道沒多少人懂得。」這肯定是嘲諷,梅倫一點都沒有掩飾。
「我們?路德跟小朋友也是?」里斯反問。
梅倫自知稱呼的重要性,他憶起里斯的習慣。
「路德、布勞、梅倫,都是。」
沉默是必然的,打破平靜的是里斯站起後挺拔的身姿,「就沒想過我問的可能是另一個小朋友?這個、我指大小姐。」
不顧里斯碎念著大小姐念起來還是很彆扭,笑了笑,梅倫搖頭。
「我們其實都沒有那麼在意聖女之子,那何必多此一舉,假裝周全。」這話更多是說給梅倫他自己聽,梅倫張開雙手,如舞台上發光發熱的表演者。
如今觀眾只有里斯,但黑暗中總覺有成千上萬的眼,啪一聲睜開,熱烈地盯看著。
「會走到這裡,一方面是聖女之子的意思,一方面也是我們自己的意思。」
「不適合了,何必留下?」
「即將重蹈前生覆轍,那是想要傷害誰呢?」
「梅倫太貪婪,而里斯先生、你太過固執。」
「一個達不到完美,一個不懂得放鬆。」
「所以聖女之子撤手了,而我們也心甘情願走了。」
「方向只有一個,現在讓梅倫開始引路吧。里斯先生,你可以燃起火光。」

然後他們會在黑暗中繼續走下去,半死不活的,掙扎著。
卻不感到痛苦,只因一切順其自然又理所當然。

椅子已經不見,里斯沒有理由再坐回去。左手指尖跳出火苗,里斯答答兩步上前,燒了梅倫不知何故掏出來的撲克牌。
輕火燎原,焚去將來。細灰點點成了金光之一。
莫怪這裡有那麼長、那麼長的道路。
因為梅倫與里斯的前方,早有六人鋪路。
他們向前只是書寫下最後的結局,平順而低調。
「走吧。」
「不知道前面會有什麼?」
「總之不會是魔獸,就收收你想要打鬥的心情吧。」
「你是不是講話越來越沒直接了?」
「……我以為一直是這樣?」
「好像也是。」
「但也不重要了。」
「嗯。」
左邊和右邊都沒有選,筆直前進後融入黑暗,是最後的一眼印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