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王者/隨筆】藥草

讀完一本好書之後忽然想提筆寫些東西。

有點想念自己孩子了(揉臉)

  渚也有過挺快樂的時光。畢竟為人,再不情願都得懷有那份喜怒哀樂,為其煩憂或困擾,最後學會坦然與對。渚懶洋洋睡去的時候從不熟睡,他眼皮子底下的眼珠會用最小幅度的轉動,去想像外界現在變成什麼模樣。

  例如他知道某一次下午,癒和一同待在溫室的青影,窩在最偏、曬不到一丁點陽光的角落,在陰影之中竊竊私語。那不是讓人趕到如嚙咬般難受的聲響,而是想要張開耳朵捕捉蛛絲馬跡的呢喃。

  渚的想像力極好,身負女神化,他任由各種屬性的力量在身體裡流轉,時時與精靈溝通,不需要視神經將事物傳到大腦,他就已能看見許許多多無法言喻的小玩意兒。

  他能想見年僅十二歲的青影用著兩隻軟嫩的小手,遮蓋住快要流瀉出笑音的嘴,搗股一樣地點頭,同意癒所說的每一句話。而渚不由得輕蔑想著,偽君子癒之名真不是他隨便亂取,溫合的笑容底下藏著完全不可見的陰謀。

  而今天的用計對象便是渚。

  他能感覺到有股風吹散了周身悶熱,那是他貪圖方便偷偷勾來的風之精靈。Tind一詞在他嘴裡反覆翻轉,而他也確實翻身,背對著兩人。

 

  青影在癒的微笑凝視中,無聲無息踩著貓步,到了溫室另一頭將她種植許久的藥草剪下一些,放入兜懷。這些藥草主要都是幫助睡眠的,不論是無以、時還是她,從很久以前開始就不記得安眠兩字為何物。學院的老師給予很大的指導,現在她能培育出安睡的藥草又不致於讓人放鬆戒心。她悄悄告訴癒這件事,與此的交換是癒也告訴她,別看渚整天都在睡覺,其實根本就無法好好放鬆。

  她不曉得這世界上,還能有什麼煩惱是比成為選擇者更為嚴重的。可是看著渚每天上課都是那樣疲累與鬆散,在競技課上卻又技高一籌,肯定也有些什麼不能輕易說明的過去。

  藥草的用途要適得其所,幫助有需要的人。不論是珍稀難以培育的、抑或路邊隨處可見的,唯有充分發揮功能,才有資格被稱作是藥草。青影她很明白這點,所以跑回癒身邊時,兩手捧著藥草交給對方,她揚起滿足的笑容。

  ──打從心底希望,渚哥哥可以好好睡上一覺。

 

  後來夕陽西下,青影在時和無以的陪伴下先回去學院餐廳,老樣子留下癒負責喚醒渚。而他的步伐就即為沉重了。

  此刻渚知道那是他身為武者的驕傲,他以真正的身分即為認真的……把藥草塞到渚的嘴裡。

  「可別浪費青影小妹妹的好心。」

  「呸。」渚在不到一秒之間就把嘴裡發苦的玩意兒吐了出來。

  他一翻身就反手搥上癒的腹部,半張開的眼瞇如細線,卻看得比什麼要明。「噩夢精靈不會用了?需要這樣噁心我?」

  「我可不像你喜歡隨意驅使力量……省著點吧。接受一點外物,少折騰你自己的命。」癒淡然處之,方才到現在唯一的動作也不過是避開渚的一淬。

  「讓我好好睡一覺就不是折騰──哈啊──去不去吃飯?」

  「還知道要吃飯?」

  癒拉起渚,兩人並肩離開溫室。

  只餘讓人安睡的藥草微微搖動,不改其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