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頂唐門/方塵秋】You can do everything. And you did everything.

You can do everything. And you did everything.

方塵秋一早是被冷醒的。
他按著額角,兩眼不願意睜開,因為他房間的位置實在稱不上好,向東。
陽光燦眼,卻不熱──畢竟是冬日。
另一手摸著被單,試圖找到被他踢開的棉被,說也奇怪,這麼厚的禦寒之物能在溫度只有個位數的情況下,不被好好裹實拉緊,到底是怎麼搞的?方塵秋的睡相基本是不差,起碼活到現在沒聽過方傾遙抱怨……
雖然妹妹也沒叫過他幾次就是了,方塵秋想,還不著邊際地想著他一定沒睡過頭,就是這被子被踢依然很玄乎。
當方塵秋發現自己完全沒辦法摸到被子之後,總算是願意撐起身軀,相當沉重地,他也算是電競選手中人高馬大的一員了。半睜著眼看見潔白的棉被滑到地面,他伸手撈不中,乾脆伸腳踢了幾下。
若是這畫面被粉絲看見,大概會哭暈一片。
用腳想要把棉被夾回來……這畫面太美不敢看,要粉絲來說,大概只有陳彬有這臉幹──但他不會,因為他嫌麻煩。
可說到底方塵秋也不過是個年輕男人,正值當打,還打得過頭。誰叫弒神戰隊做了多年的名額隊,都快成了方塵秋的一人戰隊了,他這尊大神再不打,那是真不必打了。
方傾遙不只一次揪著哥哥哭,折騰著反覆碎念,為什麼這幫選手如此不上心,還老佔著位置不放?
又為什麼,還有多少人有理想,卻走不進選手的玻璃房。
方塵秋向來習慣少說話,多說多錯是個硬道理,他又沒有其他隊長那樣舌燦蓮花。偶爾露出一隊之長的微笑,都能被粉絲奉為鳳毛麟角的施捨。
所以最終他連給妹妹一個揉頭都沒有,只是沉默地打開電腦,兩個人一起繼續訓練。
弒神活得像是只有領隊與隊長存在似的。
而回到現在,方塵秋總算是將棉被撈回放好,隨意鋪蓋在下半身上,兩隻腳丫子露了出來,他盯著自己的腳指頭瞧。
現在腦袋已經差不多靈活起來,繁重的日常訓練課表已在心中流轉。

煩是一點都不煩。
可是日復一日如此,方塵秋也會累,然後累到頭了就成了一種缺點。

比方說,現在,WCG世界電子競技大賽預選賽已經與弒神無關,他們便已經開始一年的總盤算,並針對下一年的聯賽著手準備。方傾遙幾度問過方塵秋,要不要從弒神二隊拉幾個人上來?
可方塵秋直到梳洗完畢、更衣出門,今天也是把這個問題拋在腦後。
弒神戰隊的基地不大,他去餐廳用餐,自然碰過幾個弒神的二隊選手。但他們嘴裡即使說著隊長好,那副不入流的範兒倒是有把一隊的神韻學上十成十。
這也是讓方傾遙猜測,為什麼方塵秋沒有打算拉拔新人。因為不管換了誰上來,方塵秋要操得心仍是那麼多,打起比賽也仍是那麼磕磕絆絆。
可惜,方塵秋不是這麼想。當他掃過一眼毫無系統訓練、卻又沒什麼人打算拯救的二隊訓練室,最後上了樓來到一隊的訓練室,開門只有方傾遙的背影時。
他盯著妹妹用鯊魚夾把及腰長髮盤起的後腦勺。

他不待見新人。這是個眾所皆知的缺點,也是弒神選手來來去去,往往跟方塵秋的旨意無關。
卻不是因為換了誰來都一樣使方塵秋累得不若一尊主神。
而是他們未經痛苦,尤其是自己走過的痛苦,那就沒什麼資格走入方塵秋的眼。
方塵秋是個不托大的人,但就像是今天他起床時會意圖用腳夾被子一樣……不符合他形象的一面還是存在。

他恨過他們的不用心。
然後就毅然決然獨自踏上戰場,從此放棄任何停下腳步等待的機會。

在未來某一天、方塵秋決心做出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定之前,他其實無法正面面對他藏在心底的憤怒。
不拿努力說嘴,但方塵秋真的太在意努力了。
他可以做到一切,也做過一切。
所以沒有做過,就別靠近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