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y I see you.

他支頰想知道長夜漫漫而他或者她此時此刻都想些什麼。
是為何還未闔眼就寢嗎?噢天,這麼單純的問題怎麼可能適合不孤獨卻寂寞的人們。
他抿唇,是啊,既然如此,那麼他究竟在想些什麼復雜的問題?而這並未影響地球運轉人類生存四季更迭甭提日起日落月升月降。
老實說,他跟她在一瞬間都同時開口,反而讓人聽不清楚當中的細微轉折。
一字一句重疊,反而因為些許差誤而顯出陰影,使得問題並非立體而是汙濁。

「吶,你,還活著嗎?」
「吶,我,還活著嗎?」

你跟我的差別在哪裡?
在人是以怎麼樣的眼光看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