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水果組】As ashes As breeze.12(完)

12 最初的天空

 

這個世界太美麗了,仰首想著,即使並沒有在沐浴著什麼,他仍然保持這樣的姿態,拉長的頸線讓人想輕輕一抹,白皙的肌膚上拉出血痕必會是好看的。

可是沒有人會這麼做。畢竟他獨佔的位置是微隆的小山丘──由剛成為屍堆不久的人們所建立。

若是平時,他鐵定不會讓這一切沾染到自身,必須保持一定的優雅接著用悠揚的嗓音帶來悠遠不變的引領程序,這是深植腦海與內心的定理。

長腿交錯,不算真正高聳的至高點,讓他真真正正隔絕世外,待在峭壁上一樣地觀望這裡的一切。

回到起始的感嘆,他真心覺得這裡太美。即使天空因為不明原因而染為灰色,他依舊覺得這比長久凝視的假想夜晚要美多了。

畢竟,這是真實的。

褐綠眸子緊盯不捨,即使此刻的出現令他與周遭格格不入,卻不得不好整以暇地端坐,任務可以說是還沒開始也可以說是還沒結束,反正打從一開始他就站在一條直線上,分不清楚頭與尾。

總之,聽取命令便是,勾起唇角為這項想法做註。

簡言之,他在等人。

不過這很奇妙,因為他向來不知道他在等誰。卻總是能夠在對的時間點找到對的人,起碼這點讓他感受到、他是在做這份工作沒錯,這屬於他。

於是,就算沒有聽聞任何騷動、沒有感受到任何活體、沒有瞧見任何影子,梅倫總在這,靜靜等待。

直到鼻尖竄過一絲焦臭,耐住性子沒有蹙眉,指尖卻打節奏一樣地敲打著冰冷的肉體。

這是訊號。

 

戰火飛灰因為突如其來的風而繽紛肆意,他終是瞇眼,並且率性起身,如品格良好的紳士所必備的教育禮態,帶上高禮帽,做好外出的準備。

這一舉,到底是走出或走入生命,誰都拿不準。

可是能夠確定的是,他相當躍躍欲試,不論幾次輪迴都是一樣的。

對著失去目標的人類說出誘惑,強逼對方觸碰並吞下,是他的拿手好戲──並且不帶痛苦的。

這也許是一致性的死亡,總是呢。

又也許是突發性的存活,難說呢。

點地奔跑,直到精確的一秒鐘內揚手抓住腕,身軀因為疾停而彆扭,但相對的爾後吐出長長一口氣時,得到相當程度的舒緩。

他負責記下里斯的身影,還有對方的願望,雖然離開現世後他會同對方沒有兩樣的、遺忘。

可此刻他是全能的,一切都深深烙在腦海裡,取代了全世界。

不論多少次,他都無法忘懷景緻,覆誦,無法忘懷。

讓人一次又一次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都要想起這一刻,且毫不突兀的。

 

他不知道時間,可是仍記著那天,沒有陽光和月光。

只有輓歌般低低的慘灰,絕無光輝。

 

Melen, as breeze.

廣告